月度归档:2013年09月

[图]2560*1600分辨率 夏普展示首款Windows 8平板Mebius Pad

本周在日本召开的CEATEC大展上夏普展示了首款Windows 8平板–“ Mebius Pad”,当目前主流的Win8平板还停留在1080P时代的时候这款平板突破性的装备了2560*1600分辨率的IGZO面板(以低功耗而享誉全 球)10.1英寸显示屏,在机身内部装备了英特尔四核Atom处理器(Z3370),此外这款设备还支持防水防尘需求,平板将于2014 年上半年在日本上市。


    




cnBeta.COM业界资讯

黑莓衰亡幕后故事(二):公司分裂、BBM计划搁浅

639【编者按】本文是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的调查性长篇报道,揭露了黑莓这家科技巨头衰亡的背后故事:面对新竞争对手的不知所措,搁浅的BBM计划,以及为何放弃了在中国的努力。本文将分成三篇翻译发表,此是第二篇。

RIM早期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它的公司结构。一个公司有两个CEO并不是很常见的事情,RIM由拉扎里迪斯和巴斯利领导着,前者主要负责工程、产品管理和供应链,后者负责销售、财务和其它公司事务,很长时间以来,两人分工协作,这一模式运作地很好。

但在顶层之外,这两类分工并不总是很融洽。当RIM成为年销售额达200亿美元的巨头时,这种架构使得该公司难以形成明确的决策和问责机制。这导致了RIM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速度。分析师James Moorman表示:

“他们总是比市场慢一步,而且总是把产品发布会推迟,这其中还包含有对市场改变速度的错误估计。”

一位前内部人士称,有些时候,来自顾客的一些可能带来改变的反馈只传到中层就停止了,因为高级管理人员不想把它带给拉扎里迪斯。

2009年RIM的首席营运官拉里·康利退休后,这个分裂的公司又失去了一大统一的力量。康利主要负责制定决策和设置期限,建立项目管理办公室。在他走后,很多人认为RIM失去了能够真正推动团队在截止期内把产品完成的人。

2010年4月,一直依赖自家技术的RIM也开始寻求外部技术,它收购了QNX软件公司,这是一家十分先进的软件厂商,它将为黑莓10操作系统添砖加瓦。为了让其不受其它部门的影响,拉扎里迪斯决定把QNX团队隔离开来,完全专注于新操作系统的开发,已有的软件工程师则继续在黑莓7上开发产品。他希望由CEO道奇领导的QNX最终能够实现整个企业的转变。

但这一策略中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需要回答:如果RIM希望通过QNX系统来重造黑莓,什么才是最好的方法?是把旧的基于Java的应用移植一些到新系统,还是全部重新开发呢?如果完全抛弃Java,那么原来的第三方开发者怎么办?

想要做出选择并不容易,高管管理人员拖了近一年才做出决定,这显然太长了。最终他们做出了决定:黑莓10将是一个从零开始的新系统。问题在于,这又导致了公司的分裂,一个新团队被委以重任要重造黑莓;而旧系统的创建者们仍在黑莓7平台上工作。

拉扎里迪斯说:

“我们已经收购了一个强大的操作系统,需要继续前进,可BB7却成了拖油瓶。每周我都会收到对更多人力和资源的请求,难题在于,我如何把BB7上的资源转到QNX上去重新开发那些应用。”

PlayBook之痛

QNX团队的首个项目是为PlayBook平板电脑开发操作系统,但该团队需要公司的其它部门获取很多额外资源才能完成PlayBook,这款平板最初定于2010年秋季发布,最终却推迟到2011年4月,销售惨淡。它成为RIM智能手机的一款尴尬配件,RIM没能把准平板脉络:卖得好的平板都是独立设备,而PlayBook并不是。

把QNX隔离开来的决定也导致了一些紧张和道德上的问题:那些不在这个团队中的员工担忧自己的未来。

与此同时,RIM缺少旗舰智能手机导致其不断地把市场输给iOS和Android,特别是在美国。2010年12月,Verizon宣布将会投资4G LTE网络,但RIM在4G手机上的努力是BB 10,它还远未准备好。

PlayBook的失败和BB 10的推迟也从其它方面损害了RIM。很长时间以来,黑莓的首席技术官亚奇和拉扎里迪斯都有着良好的工作关系,但当亚奇开始质疑公司按时做出产品的能力时,他的观点被摒弃了,而他们的关系也因此受到影响,最终他在2012年早期离开了RIM。

2011年,黑莓股价从2月份的69加元跌到年底的低于15加元。重压之下巴斯利和拉扎里迪斯卸任联合CEO职位,让托斯顿·海因斯(Thorsten Heins),这个管理公司手持设备部门的德国人出任CEO。

关于BB10,最初的计划是先发布一款全触屏版本,但到了2012年,运行BB 7系统的手机销量无法维持,此时做为副董事长的拉扎里迪斯认为公司应该优先发布一款带键盘的版本,以满足黑莓死忠的需求。他对一位高管说:

“这才是我们的生计,黑莓的标志性产品,键盘才是人们买黑莓的原因。”

但新的管理层坚持自己的看法,最终他们决定继续开发Q10键盘手机,但全触屏的Z10将首先发布。

到今年1月BB10手机发布时,市场观察者普遍认为这款产品晚了两年,很多RIM内部人士也同意这个观点。

BBM计划

20年来,巴斯利和拉扎里迪斯的合作十分成功,早期两人使用同一个办公室,甚至知道对方的语音邮件密码。随着RIM的成长,他们搬到了不同的大厦,但每天仍会讨论。一位中层管理者说:

“我希望和我妻子也能有这样的关系。”

但他们的个性很不一样,业余生活没什么交集。对拉扎里迪斯来说,科技既是工作也是娱乐;而巴斯利性格更急躁,好胜心切且爱运动,他有着激进的名声,在会议中很强横。他觉得这是工作需要,像微软的鲍尔默和苹果的乔布斯一样。

在重大战略上他们很少出现分歧,直到去年。拉扎里迪斯认为BB10将带领公司实现复兴,而巴斯利则表示怀疑。于是他推出了另一个计划——把BBM扩展到所有平台的SMS 2.0计划。

BMM即时通讯服务是RIM的一大成功业务,在2010年,由亚伦·布朗(Aaron Brown)领导的这一部门每季度为公司带来8亿加元的收入,其中90%都是利润。即便在2011年这个糟糕年份之后,RIM仍有自己的优势,包括与世界主流运营商的良好关系,以及BBM。

但BBM只能在黑莓的设备上使用,而其它诸如WhatsApp之类的即时通讯应用在iOS和Android平台迅速崛起。大概在2010年末2011年初,布朗开始谈论把BBM扩展到其它平台的计划,巴斯利很支持。当时有些运营商希望在BBM的月度使用费中获得一些分成。布朗打算同意这个提议,前提是运营商让RIM开放更多领域。

但是BBM仍是黑莓设备的一大卖点,如果把它扩展到竞争对手平台上去,势必会对黑莓设备的销量产生影响。公司内部很多人觉得把BBM变成跨平台服务是个不错的想法,但得等到BB10出来后才行,巴斯利和他的支持者则认为到时就太晚了。

一位前任高管认为巴斯利高估了软件驱动战略的潜在收入。海因斯和他的团队不断地在内部对这一计划表示怀疑,最终在今年3月份左右,在拉扎里迪斯的支持下,海因斯杀死了这个SMS 2.0计划。消息人士说:

“我们要推出BB10,不能分散自己的精力。”

不再是CEO但还是董事会成员的巴斯利希望董事们重新考虑,但他们支持了新CEO。巴斯利无法忍受这一决定,于是在3月末辞去了董事的职位,卖掉了所有的股票。很少人知道他离开的原因,包括拉扎里迪斯。

上上个周末,黑莓发布了iPhone和Android的BBM应用,不过只是单独的App,不是SMS 2.0战略。

来源:环球邮报

相关:

黑莓衰亡幕后故事(一):“iPhone杀手”该怎么做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
雷锋网手机客户端下载雷锋网iOS客户端下载雷锋网Android客户端

雷锋网

BeeWi推出可以踢足球玩相扑的机器人

玩具公司BeeWi推出了一款名为“KickBee”的蓝牙机器人,玩家可以通过手机对它进行远程控制,从而进行足球、相扑比赛等。

这款玩具的体积为6.5厘米×6.2厘米×7.7厘米,兼容iOS、Android和Windows Phone 8设备。它通过蓝牙连接到手机,有效距离为10米。

这个机器人能参加一些的运动项目,比如说曲棍球、相扑和足球。当玩家相约到一起进行足球比赛时,机器人懂得射门,并不需要通过手机端进行操作。

在国内,淘宝也有很多类似的运动机器人在出售,价格普遍在几十到数百元之间。而对于富有DIY精神的创客来说,他们更愿意自己打造一台出来,然后去参加机器人比赛。8月份的时候,南京创客空间和新车间分别举办了一场机器人相扑大赛,不少创客拿着自己的DIY作品参赛,赢得不少人围观。

而在柴火创客空间,有几个朋友正在“秘密”讨论足球机器人的事,想在一个有限的场地里做一个全国都可以参赛的远程机器人大战。主要的设想是,大家都DIY一个机器人,然后通过WiFi技术和远程图像传输技术来进行操控。这样一来,哪怕是创客离深圳很远,都可以参加比赛。

比起商业化的机器人,创客自己DIY的作品在外观上并不好看,甚至PCB板、传感器都会直接裸露在外面。但是他们可以往机器人里面加入一些特殊的结构、特殊的技能,比如说发射子弹等。这种“高度定制”带来的满足和乐趣,是商品无法买过来的。

在这股“玩乐为先”的潮流中,小编真心希望部分运动机器人也能像BeeWi的KickBee一样,最终走向市场,给大众带来更有趣的玩具。

Via:bee-wi

相关文章:

【全球创客马拉松上海站】导师李大维:好玩是第一要义

抽水 @雷锋网

*关注开源硬件、喜欢跟创客聊天,偶尔瞥一眼某某在互联网上掀起的波纹*

邮箱:ce6093@gmail.com 微博:@-抽水-

最新发表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
雷锋网手机客户端下载雷锋网iOS客户端下载雷锋网Android客户端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