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12月

最终只有佳能、尼康和索尼会存活,你相信吗?

美国知名媒体引述路透社(REUTERS)的报导,认为目前在日本的中等规模相机品牌,将很可能因为智能手机的拍照功能日渐强悍,而动摇了他们对于无反光镜机型的期望。在该文中指出,像是松下、奥林巴斯与富士的营收都在缩减,原本无反光镜机型被认为是在随身轻便相机与高端专业单反相机之间的完美解决方案,但随着社交应用程序例如 Facebook、Twitter、微博、微信的普及,使用者们根本不想要用一个装置拍照之后,还得花时间传照片到手机以便分享。

    




cnBeta.COM业界资讯

深圳硬件这一年:站在互联网与传统硬件的临界点

【编者按】本文的作者是天仙配联合创始人金蚂蚁。

极客、发烧、代表月亮消灭XX,身处江湖的我们整个2013年都被这样的形容词每天震撼着。不可否认,这样的营销词汇确实达到目的,至少让我这样的土憋记住。江湖还是那个江湖,侠客们不再是以前的侠客,原则随着态势,早已烟消云散。底线也随着临界点一再往下调整。再有理想的青年也会被迫同流,再失败的青年,也会在这儿找到理想。我们就是这样的环境下顽强的实现价值。为了实惠用户,我们可以一次一次的以大博小,十倍的研发,白菜的售价。对于深圳的创业者来说,将来有一天收官,起码可以是完成技术积累,燃烧自已奉献了用户。

哥几个年轻懵懂时,一路向南,早早地就把自己交给的创业这档子事,至今也算是有七载,MTK进入中国市场也不过如此。不用说,您一定猜到了,咱们干的就是深圳最传统的方案设计公司,您要硬是加上山寨两字,认真负责任的说,我挺不乐意的。

打从创业开始,我们就一直高举乔大爷的旗帜。试问我们这拔人的创业者,有几个没有为硅谷的那些英雄们献过身?做着山寨手机的方案,想着用户体验至上的事儿,走马观花,草草地经历功能手机、智能平板电脑阶段。估计有过这类经历的人都会有个这样的感触,还没有搞清楚啥叫用户体验,用户就走光。

说到这儿,不是拍马屁,我们还真得感谢小米雷布斯。以前那些互联网的用户体验大牛,国外的那些个JOBS,坦白来说,都不及他对我们这票深圳山寨创业者们的影响来得震撼和直接,当然我绝对不是说他是山寨之父的意思。在这样的嘈杂环境下,我们才痛下决定,瞬间就觉得深圳这帮接地气儿的兄弟们机会来了:搞别的不会,学学互联网的忽悠,算算成本,卖卖硬件,三者具其二,胜算还是比较大。我们的“天仙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捣鼓出来的,带着深圳山寨的团队和创业心态,低调、冒然、没退路的杀回江湖。

(写了半天,公司的事啥都没说呀,都在图里:“盒子”)

我们团队大部分人认为,论硬件,互联网的大佬们确实不如我们,深圳硬件创业的兄弟们必须有这个认识。天天跟电容、电阻、PCB、工厂泡在一起的我们,对硬件的熟悉程度,他们真的望尘莫及。

我们需要拿出自己跟广大供应商分毛必争的劲头。提起供应链,要是谁说富士康、XX大厂的品质是最好的,我一定会跟他急。因为至少在手机行业,我可以绝对声明,好的供应链多得是,并不是说,成本最高的供应连,所生产的产品的品质是最好的。当年的摩托罗拉被Nokia拉下宝座,靠的就是国内物美价廉的代工厂,这就是我们的底气。

回头看看这些互联网公司,他们平时主要跟什么打交道呢?无非是文案、网站、PR等等。他们很善于利用一些词汇,什么“免费的硬件、零利润、极客体验成本价”等等。而我们这帮兄弟,还是在用“挥泪大甩卖、跳楼价、最后疯狂一X”等听到耳朵都起茧的老词。从这个对比中我们需要意识到,整个行业太缺乏懂得互联网营销的人才。说句难听的,我们就不能招个有文化、学历高点的营销人才,这钱都省!

同志们,想想吧,互联网公司能花很短的时间来忽悠大众,但是无法在同等的时间来搞清楚什么是GPIO\SDIO等概念。硬件对于他们多数来说,真是一个天然的障壁。大佬们打出的所谓成本价,其实我们都清楚,至少还是有几十块,甚至一百块的利润。换成是我们当中的人,谁都会欣喜若狂:我们从投入研发、盘控供应链到交货,才赚那么几个钱,最后落得“为他们做嫁衣裳”。其实我们并不希望这样,只是有时是逼于无奈的选择。

春节过后,我们也要迅速找到一个在互联网行当郁郁不得志,至今还未遇到伯乐的千里马。您要是觉得可以自荐,恳请您务必要联系我们,带着兄弟们的硬件团队杀回您的腹地以洗前耻。有您,我们才进可互联网,退可深圳硬件。

受到他们的影响,现在大家都爱强调硬件创新,其实我觉得并不是非得把产品弄得与众不同,而是产品是否够诚意。看看我们所生产的手机,那些大功放外响、音乐跑马灯等功能,还不算是对用户的诚意吗?这些已经算是最赤裸的用户体验关怀了吧?那些到处攻城掠地、企图把传统硬件厂商赶尽杀绝的互联网公司,他们肯定不知道,被吓唬的我们也在实施特洛伊木马计划。

以上文字,主要用来鼓励自己,如果能刺激到同行者最好不过。行业不分贵贱,重要的是为人民服务。鸣谢小米公司,警醒自己:永远不要去模仿成功者的脚步,而是去追寻他们追寻过的梦想。

雷锋网

美前无人机操作员:我们常常怀疑是不是杀错了人

日前,美国前无人机操作员Heather Linebaugh在《卫报》刊登了一篇对美国无人机猎杀项目发出质疑的文章。据悉,Linebaugh在2009年至2012年3月期间服役于美国空军,当时她主要负责伊拉克和阿富汗无人机猎杀项目中的图像和地理空间分析工作。

    




cnBeta.COM业界资讯

扑朔迷离的一年:风口上的“第三屏”

【编者按】本文的作者是若愚智能创始人宋健(老V)。

按照雷布斯的创业语录,要顺势而为,找到猪都能飞的风口。以电视为代表的“第三屏”毫无疑问是2013年的风口之一,而且风力还在不断加强,2014年必然能看到在空气中飞起来的各种颜色、形状的猪。那么就来看看这个行当里,哪些可能成为那头飞翔的猪。

电视机和机顶盒制造商:不作死不会死

2013年对于电视机厂商来说颇不宁静,几个闯入围墙的不速之客,把他们搞得鸡飞狗跳,当时看着心惊肉跳,简直要大难临头。几个月后现在回头来看,结果不错,居然是双赢。不速之客的股价或估值翻了几番,尽管由于供应链问题没有卖出去几台电视机,而电视机厂家的智能电视由于市场被唤醒,卖得更好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有了这个经验,2014年,电视机厂商完全可以静下心来,学习不速之客的招数,有节奏的推出自己的产品,巩固自己的线上市场,拓展自己已有的线下空间,不要想太多。不要想成为不速之客,要多卖货多赚钱,没有利润的事情说说可以,不要真做,不要作死,没准也能飞哦。TCL、创维、康佳、海尔、海信、长虹猜猜会是谁呢?创维飞起来的概率会更高一些,而小米电视和乐视电视一出生就是飞翔,2014年如果可以落地就算是进步了。

相比电视机,网络机顶盒已经风靡多年,2013年以前一直都是山寨盒子的天下。2013年大玩家开始入场,小米是其中代表,也是目前单一品牌OTT机顶盒的最大量产品。经过2013年的多家厂商轮番忽悠,网络机顶盒的市场认知大幅度提升,明显开始放量增长,对于靠硬件赚钱的寨厂来说是利好,可以出更多的量获得更多利润,配合好各路土豪,出货就成。说到阿里免费送百万天猫魔盒,基本上是作死的节奏,不过对于阿里集团来说不作死才会死,这么个送法,真的应该学习学习袁布斯,直接找个地方整转会有效的多。

虽然风力已经很大,口水也不少,要想吹起一头猪,还是不够。所以2014年还要鼓起腮帮,吹!

有线电视运营商:作死才不会死

2013年不论是小米、创维还是优酷奇艺,也不管输赢如何,至少都在牌桌上,码着牌点着炮,抽着烟喝着水。奇怪的,明明具有坐庄能力的、高大上的电视运营商缺席了,而且连打酱油都不是,直接沦为了落后生产力代表。

有线电视运营商有着令人羡慕的资源,例如:专门的网络(很多都是双向的)、到达用户终端的机顶盒、完善的电视直播内容。可惜的是这些资源由于无法善用,导致了大量年轻用户流失,用户宁可忍受手机小屏收看网络视频,也不愿意打开电视,有的就干脆买了小米盒子或其他网络机顶盒,直接替换了数字电视机顶盒。

对于有线电视运营商这头体态丰满、步履蹒跚的猪来说,如果能利用现有资源,重新思考如何拥抱年轻人群体以及通过移动终端解决有线网络的OTT问题,还是有机会飞起来,至少可以自保。当然有线电视运营商深入理解OTT,摒弃那些花里胡哨的功能叠加,只要解决好年轻人的VOD问题就够了:点播和原有直播,加上现成的网络,足以抵挡千军万马的口水。所以,要想飞,就必须要作死,不然就真的死了。天威视讯、歌华有线、江苏有线、东方有线、华数以及类似的IPTV运营商,我们来猜猜谁有可能飞起来?猜不出来。

新视频运营商:必将飞起来的猪

先来定义一下何谓新视频运营商,需要满足三个条件:1、有钱且非常有钱。已经投入数亿元购买版权内容,未来还有钱继续维持这样购买能力。2、有用户。目前手机端和PC端至少要有上亿用户。3、有支撑数亿用户的互联网视频分发能力。

放眼国内,满足上述3个条件的共有四家:优酷土豆、爱奇艺、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电视屏幕对这四家来说只是其中一个屏幕出口,它们具有的广泛用户基础,也可以大大促进设备商的销售,提升年轻用户在有线电视运营商中的使用率。所以对于设备商来说,这四家公司是最佳合作伙伴。当然土豪也可以自己出个盒子或电视机啥的,这个取决于他们想不想这样折腾,如果想也是好事,例如创维爱奇艺模式。

对于有线电视运营商来说,必须要痛苦地认识到,这四家不仅是网络公司同时又是内容运营公司。他们就相当于台网分家前的公司,而且远比上述提到的任何一家有线电视公司覆盖的用户多得多。因此,结论就很明显了,让这些公司内容和服务在有线电视的网络内落地,共享收益和用户。当然,要能达成合作,有线电视运营商首先要示弱要低头,你是瘦死的骆驼,而他们是猛虎;其次要能说出对方听得懂的话语,使得双方可以在同一个语境下对话;最后向用户投降,做好管道就好,不要想要太多而干扰用户体验,每次打开某数字电视高清机顶盒,真想端着AK47把这个设计的人给突突了,为了一点首页广告一点点节操都没有。

作为题外话,说说七家OTT牌照商,如果这些牌照商不能转型到上述所说的视频内容运营商,将注定是打酱油的,收点跑腿费,完全无法阻止他们起飞。如果有决心,百事通或许可以飞起来。

电视表亲:野猪怎么飞

上面说到都是土豪、新贵,最差的也是瘦骆驼运营商,总之都是高大上范畴的玩家,我们这样的小公司该怎么玩?如何飞呢?

在智能电视领域,正面战场是智能电视机、智能机顶盒、内容和网络运营商,这个战场基本上是要放弃的,不适合新创公司,不是智力和创造力的游戏。我们选择了入手电视的表亲,通过开发各种小设备来改善和提升智能电视体验和用途。野猪的优势是跑得快,可以在缝隙里面穿梭,寻找食物。不管土豪是设备商、内容或运营商,都是我们的朋友,通过电视表亲帮助其解决周边问题,清扫障碍。

最后为自己的产品打个广告:若愚智能的电视表亲由一系列设备组成,包括:投影设备电视表妹、万能遥控器电视表弟和春节过后上市电视表哥等。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雷锋网

麦开这一年:每个选择都是别无选择

忽然发现,我居然还活着。没错,就是那种转身发现万丈深渊的感觉,不由脊背发凉。这是一条走了一年多的路,在这段时间里——团队从3个人变成现在的17个人,换了3个办公室,开发了5款硬件4个APP,卖了1000多万。这貌似是一个自有资金投入50万元、未融资团队还算合格的成绩。

有些了解我们创业历程的人觉得我们“接地气”,换句话可以翻译为:打法保守。其实,每个选择都是别无选择。说下2013年的三个关键选择吧!

婚前落跑的手环项目

我们大概是从去年10月开始开发智能运动手环的,当时的想法和现在大多从业者一样,基于对可穿戴智能设备的看好。于是我们买来Fuelband、Jowbone UP、后来的Fitbit Flex等等,并找到相应的工厂做各种技术研究。大概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大致搞清楚了各个现有手环的结构、材质、工艺、装配等技术细节。

接下来,我们自己设计了一种结构最简单、生产加工最方便的技术方案,然后又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做各种开发、打了几次结构手板,还有开模。但是没过多久,这个项目被公司放弃了,因为我发现这并不是一件顺势而为的事情。

智能运动手环所满足的用户需求,是这个产品所创造出来的,此前并没有产品实现过(别说传统计步器,这两种东西不一样)。当然这个需求确实一直潜伏性地存在,大概是到Fuleband与UP出现后才逐渐显露了出来。随着它们的全球热销、行业及媒体像串通好的一样纷纷喝彩,好像要是手上不绑个环儿什么的,走在街上都不好意思抬手和人打招呼了。问题恰好出在这里!

一方面在国内,任何事物只要所有人都一致看好,往往就会很快地产生巨大的泡沫,我不想被淹死。

二方面是UP在国内的用户黏性有很大的问题,这实质上是人性的问题:因为大多数国人是没有经常运动的心态,所以这个市场的教育成本太高、周期太长,我觉得我们是承担不起的。在我的观念里,创业团队最好还是做一些利用人性的事情,而不是去挑战人性。融资?好吧,那就钱来了再说,反正东西我有了。

其实我也不反对智能穿戴这个趋势,只是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觉得手环并不适合作为我们的市场切入点。最后,它就这样“无辜”地被砍掉了。

有其他的选择吗?

小步快跑的Cuptime

砍掉手环,起码得开发点别的什么东西吧?在决定放弃手环的当天晚上,我们团队把以前计划开发的几款概念产品重新拿出来开会。经过大概2个小时的讨论,我们决定开发一款智能水杯。

值得庆幸的是,团队对智能水杯的判断基本是一致的:

  • 第一,没人做过,如果市场切入得好,容易建立行业优势;
  • 第二,不挑战人性,谁都要喝水,而且不少人还会关心别人喝水,哪怕全国只有1%的水杯是智能水杯,市场也是超大的;
  • 第三,人群广泛,男女都能用;
  • 第四,无需争论有没人买,至少做一点集团采购还是可以的,够安全。

其实这四个方面也是我们对于新产品的要求。能够同时满足以上四点的,我想除了智能水杯,很难再有更好的选择了。

也正因为这是一个“无人涉足”的产品,没有参考对象,其实际开发的复杂程度并不亚于手环。还好我们在深圳,这个行事高效、配套设施成熟的硬件天堂。我们前后一共做了5套结构手板,大概7-10天走完一次设计、论证、修改的流程,然后迅速开模。

现实终究是残酷的,仅仅因为tritan材料的注塑问题以及其中一套双色模具的问题,产品的最终进度比预计的晚了一个多月,也就是在12月才登陆点名时间。从17号到现在,这款产品已经筹得39万+的支持,基本不会把它砍掉了。

接受现实,价格回归

其实我们在11月还发布了一款智能体重秤Lemon,关于产品的一些思路就不再多说了,可以从此前的《良性的免费》、《Lemon背后的故事》这两篇文章有所了解。

但是我想说69元的众筹定价和99元的正式零售价,其实也是一个别无选择。线上主流健康秤的售价区间在30-70元之间,价格过百的体重计销量通常很小。Lemon的定位,就是要让用户能够以非常低的成本购买到相对完美的智能产品。所以,我们把价格定在了百元以下,我们不想去挑战这个市场规律,而是选择迁就这个市场。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