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1月

代码女王:记录计算机程序之母格雷斯•霍珀的传奇人生

格雷斯•霍珀(Grace Hopper)被称为“计算机程序之母”,她可能是计算机和IT历史上最具有影响力的女性,她创造了世界上第一种商业编程语言COBOL。一部由废柴联盟Britta扮演者Gillian Jacobs导演的16分钟传记数码短片《代码女王(The Queen of Code)》已经推出,记录了这位伟大女性传奇的一生,从她在二战海军服役期间在早期计算机Harvard Mark 1上工作,到她创造了事业编程语言COBOL的事迹。







cnBeta.COM业界资讯

英国的毒贩们最喜欢用什么手机?

外媒phonearena发布了一个很有趣的统计:英国的毒贩们最喜欢用什么手机?结果可是很令人惊讶的。统计结果显示,诺基亚8210是英国毒贩们最喜欢用的手机,没有之一。而且数字显示,诺基亚8210在英国仍有一定的市场。诺基亚8210是一款跟“现代”两个字无关的手机。它没有全球定位(打电话不会被跟踪)、没有WiFi和蓝牙连接(警察很难从手机中获取更多信息)。







cnBeta.COM业界资讯

699元的小米和魅族真够用吗?

为了鼓励年轻人在追求中试错,人们总是唏嘘道:“年轻人犯错,上帝都会原谅的。”不过作为一个年轻人,如果本着这样的信念而有恃无恐的话,难免太过天真。因为归根结底,这只是给那些无伤大雅的错误一个善意的台阶。当然,我们也至少能从中明白一个道理,就是能不能被原谅,往往不在于错误本身,而是取决于有没有第三方的参考标准。

2015年的第一个月还未结束,小米和魅族纷纷推出了自己史上价格最低的手机——红米2和魅蓝,更富戏剧性的是,两款手机的价格都非常默契地定在699元。 这样的价格的确让很多不友好的声音顿感无力,因为贴着成本卖手机,消费者如果还有再高的期待就显得有点过分了。一时间发烧、极致都被抛在了一边,更多的声音是“只要够用就好”。

够用是个伪命题

首先,该如何评价一台手机够不够用呢?有人说,手机的基本属性是通讯工具,所以能打电话发短信就够了。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因为这样的标准适用于每一台手机,如果要求这么低的话,根本没必要谈任何参数。在我看来,微软最新推出的Nokia 215就是这样的产品,180元的售价绝对满足你对通讯工具的所有幻想。如此一来,够用显然不是简单的通信功能可以诠释的,用小米工程师孙鹏的话说则是

“红米2的目标用户是普通用户,不是小米手机的发烧友用户,这些用户平时用的app不多,也就聊聊微信QQ什么的,偶尔用一下其它app,也不怎么打游戏,就算打也是小游戏。我说的1G内存够用当然是针对这些目标用户,红米2只要不装常驻后台和占内存多的app,1G内存还是够用的。”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红米2给自己假想了一个消费人群——普通用户,这样的定义太过抽象,具体一点就是老人,底层从业者,小城镇居民,低年级学生。这样的话,够用就上升到了拍照、社交软件、小游戏等等,699元的手机应付这些需求,理论上是没有问题的。但这还只是完成了供需平衡的部分,我们都知道,无论是通过社交软件,还是通过手机助手,用户只要接受了服务,就必然成了移动互联网中的一个节点,我们在尽情享受的同时,还得提防来自阴暗角落的骚扰和攻击。

流氓的狂欢

骚扰和攻击听上去十分惊悚,但比惊悚更惊悚的是,这些手法很多都是合理甚至合法的。软件商提供优质服务的同时,只要抓住用户某些微妙的心理就能闭着眼睛数钱。譬如孙鹏曾经提到过的XX卫士和XX浏览器,又或者说微信里蓬勃发展的各种游戏,只要轻轻一点,从此流畅就成了路人。也许有人会说:“那也只能怪自己手贱,你不点还是没问题的。”这就牵扯到一个叫互联网个人防御能力的概念,这种能力由两部分组成,辨别和清除。

相信有父母在使用360产品或者微信的用户应该深有感触,你或许对父母在朋友圈转着那些看上去十分拙劣的假消息感到诧异,但你会发现除了告诉他们“这是假的,别点链接”以外,很难将事情的缘由讲清楚。如果你还有一个对互联网不太敏感的朋友,当他第一次发现还有360手机助手这种“好东西”之后,不出半年,你能在他手机和电脑上看到所有360的产品,并且他还会乐此不疲地点一下清理球。而低年级学生就更不用说了,没有了“小霸王”的童年,你也真心不忍剥夺他们任何接触游戏的机会。

始终有那么一群人

上述人群必然属于移动互联网的弱势群体,他们对所谓的内存机制完全没有概念,也从没想过手机变慢的原因是自己的使用习惯造成的,在他们的理解范围内,手机就应该是这样的,所以连指责的原动力都没有,作为旁观者的我们,除了身临高处的伪善和麻木,貌似也没有其他选择。

最后,再谈一下有玩物情节的消费人群,因为他们才是低端手机的品牌布道者。低廉的价格对他们来说,尝试的成本是相对较低的,无论是作为备用机还是纯属好奇,这群人能够很精准地找到低端机的应用场景。可悲哀的是,正确的答案不一定是合适的,所以可以预料到在一个非正常的换机周期内,他们会果断放弃探索,迎接下一个进入视线范围的选手。

当手机还处于功能机时代,生态一说只存在于供应链和某些狭窄的技术领域,可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大部分硬件工业基本上是追赶着用户对软件层面的需求。可时至今日,人们还是会经常抱怨手机的电量不够,内存太小,成像不理想等残酷的事实。而满口生态的手机厂商们似乎也习惯了不指望卖硬件赚钱,它们需要的是品牌和入口,因此699元的低端机也就应运而生,投资人的态度则是:“我不希望你赚钱,你尽量把价格压低,把量给我做上去。”这些论调,怎么听都不像对产品的极致追求,反而更像一场蓄势待发的阴谋。

雷锋网

新宽带标准出炉,你家达标了吗?

在2015年宽带进程报告(2015 Broadband Progress Report)中,FCC对宽带重新定义: 下行速度从 4Mbps 调整至 25Mbps,上行速度从 1Mbps 调整至3Mbps。在美国,有6.3%的家庭网速没有达到原来的宽带速度“4Mpbs/1Mbps”;13.1%的家庭则没有达到新宽带下行速度“25Mbps”。

支持者

FCC委员Tom Wheeler强烈支持该宽带新标准,他说:“当80%的家庭网速可达25Mbps/3Mbps这个宽带标准。剩下的20%的家庭没有达到,那么,我们将对这20%的家庭有责任(提高宽带服务水平)。”

FCC委员Mignon Clyburn则说:“我们不应该满足现状,我们想要更好的。我们要不断地超越,尤其是技术上。当消费者想要更好的服务,更高网速,这要求我们需要提供相应的服务跟上消费者的需求。我很清楚的一点是,去年的网络服务远远不能够满足消费者。”

FCC委员Jessica Rosenworcel表示,希望把新宽带下行速度调整到100Mbps。他说:“我们创造了互联网。只要我们设定了目标,我们可以实现任何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我真心觉得我们新的宽带标准应该是100Mbps。我认为这些(网速)的限制束缚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未来和我们数字经济。”

反对者

FCC委员Michael O'Rielly表示反对宽带标准调整。他说:“在宽带进程报告中提到4K电视需要25Mbps,但是4K电视还是一个新事物,而且需要好多年才能普及。虽然新标准引导我们看向未来,但是,这些‘未来’似乎站不住脚。比如,有些人相信人类可以在星际间进行瞬间转移。所以,我们也是这样盲目地相信这样的宽带速度吗?”

实际上,FCC重新定义宽带标准的做法是比较冒险的。它将会遭受有线电视服务商的极力反对。新标准的诞生意味着从根本上移除DSL服务,因为,DSL从来没有达到过新标准提出的25Mbps/3Mbps。

像AT&T和Verizon这一类的电信电话公司对这个新标准也感到不满意,因为它们的DSL用户比较多。在AT&T的1600万宽带用户中DSL用户有400万,占比25%;在Verizon 的920万宽带用户中有260万DSL用户,占28%。AT&T能够提供最快的下行速度也就6Mbps,而Verizon可达15Mbps,这样也是最高的速度了。Verizon的发言人表示,目前该公司没有任何规划来提高DSL服务水平。

美国通信协会(National Cable & Telecommunications Association ,简称NCTA)在上周四22日向FCC递交了一封信。该信表达了对新标准的反对,指出新标准显著夸大了典型宽带用户所需的带宽量。NCTA认为,业内的共识是传输4K流视频无需如此大的带宽,而且用户并不一定对这样高质量的视频内容感兴趣。而新宽带定义的拥护者Netflix认为向用户传输4K和ultra-HD视频内容,网速至少需要达到25Mbps。诚然,Netflix的利益与想要更快速度如25Mbps的用户利益是一致的,但是,大部分的用户真的需要这么快的速度吗? 

你可能不需要25Mbps的网速来支持你的4K视频内容,这似乎也不影响质感,不过低于美国宽带新标准似乎也不划算。根据网速评估公司NetIndex的数据,此刻美国的宽带速度在全球排名26,FCC施压于有线电视服务商提高网速,似乎也是情有可原。只不过,在宽带服务市场会有一场激烈的竞争。

每一次成长都伴随一阵痛苦,然后才能蜕变。每一次革命,都需要一阵风雨,然后才能稳定。

via:theverge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