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6月

只吃Soylent不吃饭的一周,我悟到了Stay Hungry……

 如果你还不知道 Soylent 是什么,请参阅拙文《 Soylent 想让你放弃吃饭 》。

量足

在经历了数个星期的漂洋过海之后,终于到了我手上。最令我诧异的是,一天的量比想象中多太多了。

( soylent 一天的量与 400 毫升运动水壶的大小,你们感受一下 )

在我想象中,每天只要喝上两三小杯 Soylent ,就能优雅地维持一天的能量需求。事实证明我错了,如果以一日三餐为准,一次要喝两大瓶水,泡一斤的 Soylent 粉末 ,实在优雅不起来。

制作方便

soylent 1.4 相比之前版本已经大幅简化冲泡步骤,现在只要加水加粉,搅拌均匀即可。而水与粉末的比例也很容易控制,一勺粉两勺水。也就是把粉末加到三分之一处再加满水即可。

根据我以往喝蛋白粉的经验,热水冲泡会导致蛋白质变性,变成块状,难以下咽。但用沸水冲泡 Soylent 却无此类问题(一袋 Soylent 含有 80 克蛋白质)。

官方宣称的冷藏后饮用,估计只是为了增强口感。但事实上,有人说热饮更香,比冷饮好喝。见仁见智,建议都试一下。

不好喝!

由于每个人的口味不同,「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我将样本扩大到 10 个人,下面是普遍观点。

Soylent 绝对称不上「美味」,有些人甚至觉得很难喝。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属于可以忍受的范围,尤其是加了冰块以后。具体味道与不加糖的粗磨豆浆相似。

然而,Soylent 最大的问题在于,喝多了总是会腻的。我并没有坚持连续喝 Soylent 一个星期,隔三差五我就得跑去肯德基胡吃海喝一番,毕竟对于高热量与高糖分食品的喜爱已经写在每个人的基因里。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无非两种:1.推出多种口味,2.彻底去掉「口味」,即做成没有味道的,毕竟没人会排斥白开水。

近日,Soylent 已更新至 1.5 ,在最新的版本说明中,官方给出了解决口感单一的方法:与水果混着吃。


快速,健康

自从喝了 Soylent ,我就再不用排队挤饭堂了,几分钟解决午餐问题,也算是感受到了美帝人民的优越性。而且也不用操心「吃什么」的问题(反正也没得选)。在喝 Soylent 的这段时间内,我的体重有所增长,也缓解了由于从小挑食引起的轻度营养不良。

总结

Stay hungry,stay foolish. 乔布斯的四字真言很好地诠释了我最近的生活状态。一方面, Soylent 怎么喝也不会让你有饱腹感(当然也不会让你特别饿),另一方面,每天以「面糊」为食也让我成了众人调侃的对象。

在这个全球最优秀的头脑日夜钻营如何随时随地满足大家一切欲望的时代,坚持以 Soylent 为食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与毅力。在过完这痛苦的一个星期之后,我跑到楼下小卖部买了半个西瓜,一口啃了下去。

嗯,真甜,世界真好。

P.S. 代餐食品的未来

无疑,现阶段Soylent 并不能完全代替日常饮食。但是,如果只是在偶然的加班过程中饮用,绝对是可以接受的。如果 Soylent 能做成瓶装饮料,在便利店中贩卖,那会有更强的竞争力,毕竟冲泡与冷藏都需要花费时间与精力。

我能理解吃 Soylent 对于很多人而言是荒诞而可笑的,但技术对身体的深度改造才刚刚开始,廉价,快速,健康的代餐食品占据你的餐桌只是时间问题。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收到了 Soylent 官方的邮件,Soylent 已经更新至1.5 版本。我想,我们或许应该把快速迭代,不断完善的 Soylent 当成软件来看待。你不会期望某个软件一开始就是完善的。或许我们在一年之后,才能对 Soylent 有更深刻的认识。

雷锋网

苹果CEO蒂姆•库克庆祝美国最高法院做出的同性婚姻裁决

美国最高法院上周五作出了有利于在所有50个州进行婚姻平等的裁决,而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推特上重温了他和史蒂夫•乔布斯一起撰写的苹果“Crazy One”广告词:“那些疯狂到以为他们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蒂姆•库克借此庆祝美国最高法院做出的同性婚姻裁决。







cnBeta.COM业界资讯

仅49元 – 新款小米耳机发布:完美兼容安卓苹果

如昨天的预告,今天小米正式发布了新款小米活塞耳机炫彩版,冰川蓝、丁香紫、樱花粉三色齐发,售价仅49元。小米活塞耳机炫彩版号称“最适合出街的小耳机”,为了提升耳机韧性,耳机芯线添加了凯夫拉纤维,可有效保护耳机线,延长使用寿命。此外,线材设计为扁线形状,便于收纳,避免缠绕打结。








cnBeta.COM业界资讯

中国参与互联网下一代根服务器建设

6月23日,国际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第53届会议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在现场,基于全新技术架构的全球下一代互联网(IPv6)根服务器测试和运营实验项目——“雪人计划(Yeti DNS Project)”正式对外发布。该技术方案将打破现有根服务器困局,为下一代互联网提供更具扩展性、安全性的根服务器体系,真正实现全球互联网多边共治。







cnBeta.COM业界资讯

微软发布Android版Office

不可否认,Android是全球最流行的手机操作系统,单月用户超过10亿。因此,就连微软也不能忽视Android。微软今天宣布推出Android版Office,以取代之前为Android平板电脑推出的Office Hub预览版。Android版Office同样为Androi智能手机屏幕进行了优化。将微软最新的Office产品带入Android平台是微软公司的战略举措。







cnBeta.COM业界资讯

请问你手机刷的是谁家的系统?

“不做手机单纯做ROM的价值在哪?相对于它的价值,它需要的投入很巨大,值得么?其实值不值我不懂,我只知道,慢慢的点心OS不存在了,乐蛙OS慢慢做低端内置、方案商内置的苦活去了,阿里云OS闹了个大笑话现在终于找上魅族了,百度OS曾经花30块一个做内置现在也没声音了,各大手机厂商自己的ROM做得越来越好了。”

——一个腾讯ROM/OS当事人的自白

世界的小气候,中国的大气候

2010年发生了几件事情,Google退出中国;Android与Linux开发主流分道扬镳;Google正式发布了Android 2.2操作系统;Android应用数量突破了10万个;哦,还有,苹果又一次改变了世界——iPhone 4发布。

至此,智能手机的定义不再模糊,这把“火”终于烧起来了,并很快燃及中国。回顾当时的中国手机市场,我想可以用那位在南海边划圈的老人说过的话来概括——这是世界的一场小气候,中国的一场大气候。

早在2008年9月份,Google就发布了Android,乐蛙 CEO 赵力对此印象深刻,“那时候还是(Android)1.0版本,我们一看代码然后眼睛就发亮,我们觉得那个架构完全是一个革命性的架构。它是分层的,以前我们是混合在一起,一动就全身,现在分层了以后,它可以把每一层开放出来给不同类型的开发人员去做。”

可在任何新事物的早期,永远只有少数人能看到它的价值。Android诞生的时候还是塞班天下第一,iOS、Windows、WebOS群雄纷争的年代,很少有人会认为没有硬件基础的Android能够突围。当然,这也只是因为他们还没见过Android的真面目。

直到2010年初,Google事件持续发酵,最终导致了Google退出中国市场。在赵力看来,“这是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出现的机会,相当于在Android上,人们有了可以换核心APP的机会。”

谁都知道基础服务对手机来说意味着什么,若对微信之于腾讯的“入口论”“船票论”有所耳闻,就应该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这个节点上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一“墙”之隔,全球最大的手机市场成为了“致敬者”的天堂。

那时候的Google还标榜着“不作恶”,Android也天生就流淌着开源的血液,在诺基亚们轰然倒塌的背后,是千千万万个站出来的开发者。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智能手机的革命是全球范围的,中国开发者的角色仍然比较特殊,因为在致敬的同时,他们肩负着治愈Android在中国“水土不服”的重任。

“Android最开始的版本太差了”

点心OS是创新工场早期的明星产品,不无夸张的说,当时有很多人认为它是有实力与MIUI分庭抗礼的。其运营总监李俊告诉雷锋网,当时ROM团队之所以在中国风生水起,主要原因就是:“Android最开始的版本太差了。”

这种观点得到了百度云OS内部人士的认可,实际上百度也是差不多在那个时候,将百度云OS提上议程。相比之下,赵力比他们的动作都要快一些,早在2009年他就已经做了一款Android手机,“这款产品就是基于安卓的1.5版本,当时我们已经做到了800块钱。”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缺失了应用开发者,“生态”一说是不可能成立的。当赵力还在不停地劝说商业伙伴和自己一起拥抱Android时,很多人都是拒绝的,有些好友为了不将拒绝表达得太过粗暴,只会叫来底下的技术人员与他探讨。

赵力显然没有想到,这些在他眼里做不了主的“小孩”,在半年后很多都拿出了自己开发的Android应用,并让他过目,“说实话当时我们那种感觉很难表达出来。一方面我推没有人应答,但是相反的下面一些小不点他们开始动起来了。”赵力说。

这只是Android应用开发者在全球被激活的一个缩影,赵力也开始意识到,“自己要再不动起来的话,就没机会了”。当初和他有一样想法的人应该有很多,可以看到百度、腾讯、阿里、点心、乐蛙都“动”起来了,如果将信息整理得更完整,在2012年末,这份名单至少能写出60多个名字。

“没有任何盈利方式”

一个相对成熟的OS团队基本上都将近200人,整个团队的运营成本至少是数千万。另外,刷机本来就只是属于发烧友的游戏,FView 彭林告诉雷锋网记者:“Google是禁止所有基于Android的‘OS’再次收费的。”所以刷机对于第三方OS来说,基本上没什么商业能力可言。

而另一方面,作为纯软件公司,第三方OS势必要找手机厂商做预装。百度云OS内部人士表示:“手机厂商都是很强势的,它们控制底层源代码和硬件入口,BAT只能给钱,要不然凭什么装。”所以除了开发成本以外,第三方OS若想要大面积地见到用户,还必须给手机厂商一部分收入分成。

周鸿祎为了将360 OS的用户体验做好,不久前高调宣布了放弃商业预装。为此他曾跟记者算过一笔账:“3000万的出货量(酷派),每个APP算2块,你看要多少钱。”这笔账第三方OS团队也会算,但尴尬的是,他们根本就学不了周鸿祎。

因为除此之外,他们“没任何盈利方式。”李俊认为在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开局阶段,很少有人会考虑到盈利模式,“盈利模式都是自然形成的。”但现实是残酷的,不好的东西用任何方式都说服不了消费者。

“单纯装APP做推广体验很差,百度(云OS)以前也只是装3个。”百度云OS内部人士还补充道,除了商业预装以外,百度云OS也没有想出来更好的商业模式,并表示:“目前世界上还没人想出来。”

一道至今未解的难题,在李俊眼里早已过了追问的有效期,因为“现在(做第三方OS)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现如今可以看到,点心OS成员各奔东西,百度云OS无限期停更,腾讯OS物是人非…赵力对此不无唏嘘:“2012年最高峰的时候大概有60家,就是做刷机的。到了2013年的上半年,我们回头一看只有个位数了,就几家了。”

“他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陷阱”

喧嚣过后,乐蛙是少数能以第三方OS运营至今的团队。在李俊看来,这也只是和他们能不断地拿到投资有关。乐蛙先后接受过LG、TCL、腾讯、英特尔等公司的投资。赵力表示:“我的这些股东阵营,某种意义上就是对乐蛙的商务模式,对乐蛙现状的认可。”

根据赵力的描述,如今乐蛙OS的刷机量累计1800万,预装量1200万,两者的差距在不断缩小。可即使如此,第三方OS的从业者显然不认为这样就能做到收支平衡,所以当他们在解读这种投资行为时,基本上是一言蔽之——巨头们的防守战略。

防守始终是被动的,众所周知,当初小米就是先推MIUI再做的手机,因此事实证明这条路是可以走通的。当雷锋网记者问到为何没有其他第三方OS跟随时,赵力表示:“行业里面有一句话叫做无知者无畏,我们是和小米正好反过来。小米没有做过手机,雷军没有做过手机,尽管对手机想入非非,对这个产生冲动,但是他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陷阱。”

就算是当年“彪悍”的老罗,也曾在发布会上对雷军表示感谢,原因是雷军为后来者降低了创业门槛。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陷阱”都已经被雷军走过一遍了。手机的现金流、库存管理、供应链、售后这些都是外人很难了解的,赵力谈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习惯性地将其形容为“水很深”。

“就这4样东西(现金流、库存管理、供应链、售后),做过的人都是战战兢兢,很有敬畏地去看待手机。所以今天手机界能够存活下去的人,都是顶尖聪明的人。”赵力说。

虽然对“重资产”的敬畏多少限制了很多内行的想象力,不过硬件背景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提高适配的效率,Android的底层优化一直是个非常艰深的话题。从表面上看,给手机换一套主题,就能让普通用户以为体验了不同的系统。但在这种错觉背后,必须有一个非常靠谱的团队保障手机的安全、功耗、稳定等。

在交易链上,手机厂商明显比UI厂商离消费者更近,所以它们更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大多数人对手机的要求是完整而不是尝鲜。因此在手机厂商将“深度定制”做得越来越好的今天,第三方OS几乎都快销声匿迹了。不过赵力对此倒不以为意,他认为手机这个万亿级的市场是现成的,第三方OS的未来还有很多种可能,也许是环保、医疗、教育、车载、物联网……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