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9月

手机摄像头,怎么就都变丑了?

谷歌昨晚发布了两款新的 Nexus 手机,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后面都存在着突起的大摄像头,很明显地在设计新款 Nexus 手机时做出了一定的妥协。不过今年旗舰机型几乎都是紧跟这股摄像头突起的“潮流”,只是新的 Nexus 刚跟上而已。

说起摄像头突起,其实由来已久:至少过去接触过智能手机或者 PDA 的人都见识过。最典型的代表当然是大家熟悉的诺基亚,两款搭载 4100 万像素摄像头的手机——PrueView 808 和 Lumia 1020 绝对无人能比,和它们比起来现在手机摄像头的突起就是小巫见大巫。只是诺基亚这个设计有点不符合趋势,在本来已经厚重的智能手机上又加上大型摄像头,在 2012 年时,人们并不需要这么明显的标记,而只是需要一个能正常工作的摄像头而已。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希望摄像头能有更好的表现,在 2015 年,这变成了设计智能手机的一个难题。随着智能手机变得越来越轻薄,摄像头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其中难以妥协的部分,不想将画质降低,那么摄像头只能维持原样。很难说摄像头突起这些年怎么变得越来越普遍的,不过在追求轻薄化的今天,手机产商也有不少压力。摄像头的突起也不一定只在手机上,在 2012 年推出的 iPod Touch,仅有 6.1 毫米的厚度带着一个小小突起的摄像头,或许这是 iPhone 6 设计的原型。

苹果看起来对摄像头突起并不满意,在 iPhone 6 和 6s 上,它们不美观,而且不能水平地放置在桌子上,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 iPhone 6 的渲染图上看不到突起摄像头的原因。即使是大名鼎鼎的乔纳森埃维也没有更好更优雅的解决方案,在去年纽约客上表示这真的是“一个很务实的优化”。

作为竞争对手的三星,则很容易的接纳了摄像头突起这件事。在 2013 年发布的旗舰机型 Note3 上就已经存在突出的摄像头,并且一直在 Note 系列沿用至今,而在 2014 年时发布的另一旗舰机型 Galaxy S5 也同样存在。一些机型上突起的摄像头真的非常丑陋,不过在三星最新的旗舰机型 S6 和 Note5 上,这个突起的摄像头变得有趣了一点。S6 和 Note5 突起的摄像头不是死板的放置在机器后背,反而成为了整台机器设计元素的一部分。摄像头突起实现不了完美光滑的机身,不过三星把这种必须的妥协转化为了一种风格。

谷歌也在尝试类似的事情,新的两款 Nexus 手机上都有突起的摄像头,只是程度并不一样。由华为制造的 Nexus 6P 采用在最上方的设计使人联想到旧款计算器,整台机器也由于这一条黑带变得截然不同,谷歌也对 Wired 提及 6P 在很多方面的设计都是围绕这个大摄像头的。而 Nexus 5X 摄像头的突起就显得含蓄很多,不过也能看出谷歌下了不少心思,一位谷歌的工业设计师甚至对 Wired 形容为一个“火山口”,对它进行加工处理在设计师看来是件不容易的工作。这两款 Nexus 手机背后突起的摄像头都有一个共同点:尽管视觉上非常引人注目,却不会对日常使用造成影响。在 The Verge 关于上手 Nexus 5X 的文中有提到曾担心背后这个突起的摄像头会影响正常的使用,上手发现手感有点微妙,实际影响并没有多大。

今年早些时候,HTC 的设计师也曾和 The Verge 抱怨过关于摄像头突起的问题,作为设计师很多时候都在进行权衡,特别是在智能手机这么有限的空间内如何取舍是个难题。当你需要更大的传感器,那么就不可避免会出现限制,所以在 HTC M9 上能看到微微隆起的摄像头,这是权衡过后可接受的妥协。

要避免摄像头的突起,也不是没有方法。例如在别的旗舰机型上,摩托罗拉和LG通过使用弯曲的背部去适应更大的相机传感器,或者像另外一家厂商,索尼则是通过合理的排列将所有的零件塞进平整的后盖内。只是这样的方式越来越难做了,因为现在我们不满足于只是能照相,而是渴望出类拔萃的摄像头,这就需要更大的传感器和更大的镜头。幸运的是,手机厂商也在竞相解决这个问题,在越来越薄的情况下如何让摄像头看起来更美观。突起的摄像头或许不太理想,但处理得好这会是个性,而不是简单的妥协。

图文 via The Verge

雷锋网

时速322公里,用肉身飞行在“死亡”边缘

翼装飞行我们并不陌生。2011年,杰布·科里斯在张家界飞跃天门洞,已经成了经典。而最近的一次翼装飞行锦标赛,一个名叫Joe Ridler的人不仅想安全到达地面,还希望可以在空中飞得更快、更远,并且比其他任何人在空中停留的时间都要更长。

Joe Ridler 是一名翼装飞行方面的专家,他一生中已经体验了近700次从飞机上跃出的感受。他出生于明尼苏达州西北部,当他还是一个小孩时,就热爱上了飞行。但由于眼睛问题,他想要从事商业或军事飞行的道路被阻断了,此后他对 BASE jumping(极限跳伞)产生了兴趣,但由于这项运动过于危险,他最后决定了放弃。但最终,也就是现在,他还是体验上了从飞机上跃出并在天空中达到200英里/小时的极速体验。

Ridler 第一次尝试翼装飞行还要追溯到两年前。按照他最初的计划,原本首次飞行的时间还能再提前几年时间,但由于美国跳伞协会要求他必须先完成200次跳伞才能进行翼装飞行,因此这一计划不得不推迟。

一开始,他对进行这项运动也十分的焦虑,尤其是 Ridler 承认他有点恐高症。但现在,他可以自如地在天空中竞赛,不再仅仅只是享受飞行的过程,他更想在竞赛中获胜。为了保持竞技水平,这就意味着他需要长期保持身材,以及身理和心理健康。Ridler 在地面上的活动包括了很多核心的锻炼、用瑜伽练习灵活性,以及用冥想来磨练他的专注力。

当然,想要做好任何事情都贵在实践,因此真正需要练习的就是尽可能多地跳跃。

本届竞标赛由美国跳伞协会主办,从三个方面来考验参赛选手,主办方会测量 3000米到2000米这个高空之间,每个选手的平均速度、飞行的距离和花费时间,每一项都分开进行测试。每个选手在每个类别还能获得三次跳跃的机会,主办方会通过选手头盔中安装的 GPS 模块来追踪。最快、最远,或者停留时间最长的选手会得到100分,而其他选手根据排名会获得相应百分比的分数,最终会根据总体得分评选出优胜者。

Ridler 表示,这三个项目都是相关联的,但每一项都有它自身的挑战。时间挑战就是要尽可能地让自己缓慢下降,而这一项也“最折磨身体”,因为它需要尽可能伸展翼装,增加表面积。另外,距离和你在空中停留的时间与速度都有很大关系。

所有参赛选手还要考虑风和天气的影响,并希望届时不会下雨。幸好他们不用担心会在高速飞行过程中遇到任何鸟类,因为他们会在距离地面1000米左右的时候打开降落伞,这个高度高于大多数小动物的活动范围。

翼装是一个超级灵敏的设备,只需轻微改变身体姿势,就可以彻底改变空中运动姿态。Ridler 表示:“这就像是在每一个跳跃中进行科学实验,试图找出怎样调整才能达到最好的运动效果。”

当然,翼装也很昂贵,售价1500到2000美金之间。此外,你还需要购买头盔、GPS 模块,用于追踪位置和速度;如果你想要记录整个过程,还需要购买 GoPro 相机,这又是一笔高昂的开支。不过这项运动真正高昂的成本是为每一次跳跃支付费用。这就是为什么 Ridler 还在芝加哥的一个设计公司从事全职工作,只有周末和休假时间才能练习。

这项让肾上腺素极速飙升的运动,你会爱上吗?

via wired

雷锋网

[多图]华为Nexus 6P上手图赏

感谢安卓中国的投递
北京时间9月30日凌晨,谷歌在美国旧金山举行2015年新品发布会,此次一年一度的硬件盛宴一连发布了两款谷歌亲儿子系列Nexus 5X/6P,也是首次以两款亲儿子以高低配进入智能手机市场的,同时由华为与LG代工给Nexus 2015也赋予了全新设计,现在锋潮评测室马上为大家带来其中华为代工的Nexus 6P(工程样机)上手体验吧。







cnBeta.COM业界资讯

终于被苹果和特斯拉逼急了,通用汽车计划车间互联颠覆自己

通用汽车CEO Mary Barra

今日,汽车领域新贵特斯拉正式发布Model X,令不少用户激动不已。在另一边,老一辈的汽车品牌也积极寻求革新,稳住饭碗。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通用汽车CEO Mary Barr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通用汽车将会加强汽车之间的互联互通性,提供广泛的数据分享,实现更多自动驾驶功能,并通过APP实现更多服务。她说,通用汽车的目标是颠覆自己,并通过汽车以外的领域获得客户关系。

Barra举了一个例子。她说,当雪佛兰迈锐宝的车主坐在凯迪拉克CTS上时,可以通过手机APP设置,让汽车记住车主的偏好。当然,这种车间联通对于通用汽车来说,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它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实现。不过,这种车间数据联通一旦实现便可以衍生出多种功能服务。正如Barra所说,明年正式推出的自动驾驶技术SuperCruise将需要车之间的数据联通。

显然,互联互通和应用程序将会帮助制造商或者开发商对车主进行“监控”,无论车主在车中进行了什么样的操作,比如自动刹车和高速公路自动驾驶等功能的使用情况,他们都会获得。这部分数据对于众多科技公司来说尤其重要。而苹果和谷歌也试图获得这些数据,由此它们分别打造了CarPlay和Android Auto系统。

对此,Barra很霸气地表示,苹果和谷歌等希望通过这些系统去主导汽车的中控台屏幕,而“我们则拥有车辆本身的平台”。

与大部分竞争对手相比,通用汽车正在加快4G LTE在车内应用的进程。在采访中,通用汽车高管Phil Abram表示,在6月份的3天的时间里,通用汽车售出的带4G LTE功能的汽车要比行业内其他公司今年上半年的销量要多。

事实上,随着苹果、谷歌、特斯拉和Uber等公司在汽车领域上开拓,像通用汽车、福特、宝马、Daimler戴姆勒和大众等老牌汽车公司正面临更大的压力。为了避免自己被新兴用户和市场边缘化,这些曾经“叱咤风云号召天下”的大品牌需要迎合时代的发展,做出一番努力,寻求潜在的经济增长引擎。

当然,努力归努力,市场对此的认可又是另一回事。全球规模最大的金融机构Barclays分析师Brian Johnson表示,目前,市场还没有对通用汽车的努力和进展给予合理的估值。尽管这位友好的分析师十分认同通用汽车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努力,但是,他还不能确定,这些做法是否会让推动这家公司的股价。

via:yahoo

雷锋网

和库克见面之后,周鸿祎玩起了“菊花图”

前两天跟随习大大出访的周鸿祎可谓是赚足了眼球,不仅着装大受吐槽,还“胆大包天”地把奇酷手机向库克展示。不过从美国一回来,他就操起了360的老本行——安全。

在360操刀的ISC大会(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上,周鸿祎为观众展示了他下一年的“作战策略”。

DDoS攻击行为地图

把黑客行为画进“菊花图”

老周为现场观众展示了一个“球”,确切地说是花式DDoS攻击下的地球。在这个地图上,可以展示出攻击发出的位置、时间、强度,各个攻击源的协作关系,从而对幕后IP进行追踪。

然后,他又展示了一张“菊花图”,在图中每一朵菊花的花心都是一个攻击主控,揪出各个主控之间的关系。通过现场的动态展示,雷锋网发现各“花”之间并不孤立,反而像是各大帮派,时而拉帮结伙,时而相互火并。这些就是赛博空间里涌动的暗流。

黑客攻击主控“菊花图”

老周的目的,就是有能力看见这些”菊花”。他说:“你看到的是点,我看到的是故事。”(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满满的故事。。)

所谓看故事,实际上就是安全领域内的一个高阶段位。

在网络中,企业安全团队和攻击黑客就像是两支军队。因为数据严重不足,搞不清对手的动态,所以旧的网络战争主要靠摸,像是在黑屋子里打架。即使黑客的实力不强,但是凭借对手信息的缺失,依然可以为所欲为。如果可以看见,就像在屋子里点燃了一盏火把,敌人的动作可以被洞悉。

凭借“菊花图”,老周可以更轻松地“杀敌”。

不仅是360,国内主流的安全公司都已经意识到了“看见”的重要性。纷纷酝酿推出带有“可视性”和“可视化”的产品,预计未来企业安全会面临一次重大的升级。

周鸿祎

如何看见呢?

老周毫不讳言,这些绚丽的攻击动画是给领导看的,真正的安全人员只要“看见”这些重要的数据就够了。

至于如何看见,各家安全公司拼的就是资源和用户量。以360为例,其优势是装机量大,用户每一次网络请求,360都能“合理合法”地验证其访问的安全性,这为看见积累了大量的情报。对于境外的数据,目前通过和国外公司进行资源互换取得。

为了证明数据的重要性,老周为观众展示了最近爆发的Xcode ghost 病毒的大数据。数据完整显示了病毒在半年的时间里把用户隐私提交黑客服务器的情况,甚至还可精确到一天内的访问频次。

Xcode ghost 病毒信息泄露速率伴随腾讯某款App感染而骤然放量

然并卵的是,事件爆发之前,360并不能注意到这些数据问题,这些数据是根据病毒爆发情况进行反查得到的。老周不惜用轻轻打脸的方式证明了三件事:数据很重要,数据很重要,数据很重要。

“互联网世界同样遵从《三体》的黑暗森林打击原则,只要被发现,总有一方被消灭。”老周不无悲壮地说。

雷锋网

HTC Vive与Oculus Rift隔空PK 你更看好谁?

使用 HTC Vive 来体验游戏一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 HTC Vive 在虚拟现实体验领域正渐渐迎头赶上,崭露头角。《精英:危机四伏》作为一款太空幻想题材的游戏,游戏以真实的战斗体验和无限宇宙为特点,玩家们可以在游戏里进行星际旅行(据说星系将达到 400 亿个),还能在小行星带里进行各种各样的战斗,而且开发者还为我们在游戏中创造了一个 1 比 1 比例的银河系。







cnBeta.COM业界资讯

提前拆解Apple TV 4后果 苹果疑“封杀” iFixit

iFixit 团队以专业的拆解工作而为人熟知,早前他们拆解了苹果最新推出的 Apple TV 4。虽然抢占了注意,不过目前看来他们也为此付出了不少的代价。由于 Apple TV 4 尚未正式发售,所以任何单位和个人提前拆解都是不符合苹果的“规矩”的。尽管iFixit也知道潜在的风险,不过他们还是“拆”了 Apple TV 4(开发者版)。







cnBeta.COM业界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