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10月

vivo透露全新旗舰,这次的手机有怎样“镜界”

今天vivo在官方微博上发布图片显示“探索新镜界,vivo全新旗舰”,暗示vivo主打拍照的全新旗舰手机即将发布。vivo在公布的图上显示有两颗镜头样星球,这是否代表着这台全新旗舰将会配置有双镜头呢?

其实,如果vivo全新旗舰搭配有双镜头也不算奇怪。因为最近几年vivo一直在相机方面发力。从最开始vivo的Xshot系列引领了国内手机做高端相机的潮流。即使在几年后的今天也还有网友津津乐道Xshot手机拍摄的实力。而最新X7系列主打的1600万柔光自拍,vivo则抓住了自拍这一消费者痛点。将vivo的摄影技术沉淀应用在了前置摄像头上。总的来说,不管是X7还是Xshot都展现了vivo在相机方面的决心和实力。而这一次vivo的全新旗舰手机,能够在双摄拍照方面有什么突破呢?我们拭目以待!


雷锋网

“邮件门”调查要重启,干掉希拉里的“大胖子黑客”是谁?

10月28日,一个重磅消息发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决定重新启动对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邮件门”事件的调查。

“邮件门”,即希拉里被指控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不当使用个人电子邮箱及服务器,从而规避政府邮箱所面临的可能审视。

今年7月,FBI 局长詹姆斯·科米宣布“邮件门”调查结果时表示,尽管希拉里及其同事虽然在处理非常敏感、高度机密的信息时“极度大意”,但并没有故意违反相关法律,FBI 不建议美国司法部对希拉里进行刑事起诉。今年9月,詹姆斯·科米在国会听证时也表示,针对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邮件服务器的调查已经结束。

为什么会重启?詹姆斯·科米递在交给国会的信中指出:

在一宗无关的案件中,FBI 发现了一些与“邮件门”调查相关的邮件,因此将重启调查。这起“无关的案件”指的是 FBI 对前国会议员安东尼·韦纳所涉及的一起性侵案调查。韦纳的前妻修玛·阿贝丁曾是希拉里在国务院的副幕僚长,因此警方在韦纳的电脑中查到了一些与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的工作相关的邮件。

可能对“邮件门”调查重启有推动作用的还有另一事件。

之前,美国方面一直认为俄罗斯黑客是'邮件门"的幕后推手,没想到最近将这事翻出来的是著名的大胖子黑客 Kim Dotcom 。

10月26日, Kim Dotcom在推特说知道希拉里被删除的邮件在哪里。然后,他再次发推明确指出被删除的邮件在犹他州的美国国家安全(NSA)的 spy cloud 上,并描述了获取步骤。

此前,维基解密虽然也披露了海量邮件,但是由于获得渠道颇受争议,美国政府可以糊弄过去,此次 Kim Dotcom 明确指明了获取这些邮件的合法途径,而且这个合法途径竟然是美国政府自己的 NSA Spy cloud,那么,不能当做看不见了。

由于形势急转,奥巴马公开表示:决定停止为希拉里拉票。特朗普也是及时补刀——他在新罕布什尔州的竞选活动上表示,“我对此事十分尊重,FBI 和司法部现在愿意拿出勇气,更正他们所犯下的可怕错误”。他又指责“希拉里的腐败前所未见”,形容“邮件门”比20世纪70年代的“水门案”更严重。

最后,给不熟悉 Kim Dotcom 的群众科普一下,Kim Dotcom 生于1974年,拥有德国和芬兰的双重国籍,生活在新西兰。他曾侵入美国五角大楼和 NASA 安全系统,在2005年建立了文件分享网站 Megaupload,迅速成为各种盗版影视内容的基地,也引发了娱乐业的极大不满。Megaupload 于2012年1月被强制关闭,Kim Dotcom 被捕,后来获得保释。2012年9月,他又创建了云存储服务Mega。Mega上线两个小时就吸引了25万人注册,上线当天注册用户量突破100万。

雷锋网

“演讲”刷屏,张小龙如此回应那些反驳他的声音

昨日,「唯物」第一时间编发了「张小龙最新内部演讲:警惕KPI和流程」,阅读量分分(≈480)钟冲到了 10 万+。但也许是因为文中观点牵扯到每个人熟知的 KPI 和流程,所以即使江湖地位在那摆着,看官们依然众说纷纭。

不过张小龙显然早有准备,当“不同的声音”在「唯物」的评论区出现之后,他又不知疲倦地一一作了回应。以下为对话实录,由「唯物」整理(略删减):

林:KPI和流程并不是原罪,但分岗位和制定是否合理,举个荒缪点的例子,给派出所长制定绩效考核,每个月必须破50个案子,完不成KPI就撤职,然而该地区一向太平,平常案件都没几个,那你们说最后事情导向会如何?

张小龙:一个大公司需要有KPI,公司高层需要有这样一个商业目标,但是,如果我们很多同事直接采取了高管的工作方式来工作,特别是把很多目标数字化,这个是不太合理的。因为当我们提出一个目标方向,我们努力方向一定会随着这个目标改变,当提出一个纯数据目标,努力方向可能会围绕这个去做。大家在思考问题的出发点上有一些驱动力,不是来自是不是在做有价值的事情,而是来自于我们能做到一个多高的数据,那我会觉得有一点危险。

星辰大海:标题党,敏捷开发难道不是方法论,不是一种流程?

张小龙:这里所谓的敏捷是什么意思呢?是真的非常快。当我头一天晚上发现我们这里有一个东西要改一下,我发一个邮件出去,有的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东西改过来了,已经上线了,大多数一个星期上线是不夸张的,无疑这是一种很爽的感觉。

为什么我老是说特别怀念 150 人的小团队,因为当我们人数增多的时候,我们自己会制造出很多流程出来。我们自己会习惯自己这种效率,而对一个非常小的团队来说,他不需要开会、也不需要干嘛,大家坐在一起,扭头就可以说有一个问题我们解决它吧。

唐颖婴:敏捷还是有适用性的,在一个不合适的团队强推敏捷只会带来灾难,敏捷的本质是快乐开发,但相当多的产品经理在学习了一套所谓的敏捷项目管理以后,把痛苦的伪敏捷当作敏捷灌输给公司管理层,导致项目沦为产品经理笼络行政权的手段。

张小龙:2005 年当我们接手 QQ 邮箱的时候,其实大家也很投入,有非常科学的整个研发设计一套方法论。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年我们做的所有事情,用一句话来概括是“一个非常平庸的团队用了一些非常平庸的方法去做出来一个非常平庸的产品”,而且是不知不觉的。

在 06 年的时候因为糟糕到了极点,邮箱团队开始思考这个危机,成立了一个很小的团队,有 2、3 个 web 的开发,2、3 个产品,1、2 个 UI,还有 1、2 个测试,他们组成了我们定义为敏捷团队。就这么小的一个团队在后面几年里面做的事情远远超过之前几十人的努力。

大乌龟:感觉有点天真,规模一旦上去,量变引起质变,就完全是两回事。举个例子,微软做一个 Path,开发也许只是一两天就搞定,但是跟发布版本的适配,更新计划,漏洞审查,甚至法务,这些通通都得过一遍,要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还得打回去重来。能说它不敏捷吗?不是,只不过出差错的代价太大了。 想象一下微信用敏捷的方式,一旦哪个环节因为激进而出问题,停个半天,这样的损失有多大?而如果短期内停个两三次,这对品牌的伤害是致命的。孰轻孰重?

张小龙:有一天晚上我发了一个微信说:有一些用户反馈说,公众号回复里面只能看到读者评论的次数有多少次,但是看不到作者再评论的有多少人赞,这个事情存在很久了,为什么没有加上?应该早一点把它加上。但是同时我多了一个念头,我说这个需求可能大家会做一个计划,排一个流程出来,可能要等到两个月以后才会加上去。于是,我就多加了一句话,必须一个星期以后上线,结果过了两天大家告诉我这个东西已经上去了。

如果按照日常的习惯,我们加一个东西真的要两个月了,但是其实非要两个月吗?其实并不是这样子的。而是说大家习惯了改一个东西是很大的事情,那么它真的需要两个月。可是,在当时 QQ 邮箱起来的时候真的不是这样一个速度。如果这样的话,它可能也就起不来了。

meteorshower:谁说不反对广告的,很多人都对广告有意见,只不过只能被迫接受而已。

张小龙:从微信广告上线到现在,没有一个平台广告产品能够像微信朋友圈广告这样做到几乎没有什么用户的抵触。(潜台词:我说的是“几乎没有”。)

后记

如你所见,张小龙并未现身,但这番对话并非杜撰,每个字均出自张小龙之口。而重点仅在于,你是否熟读并背诵了「张小龙最新内部演讲:警惕KPI和流程」全文,而不是断章取义。

另外,以上均为典型的“不同的声音”,至于那些非典型的冷嘲热讽,我想张小龙看到后可能会回应:“我所说的,都是错的。”

雷锋网

除了《人类简史》,微信张小龙还读过哪些书?

昨天,一篇关于张小龙最近在微信内部“领导力大会”上的分享总结文《张小龙最新内部演讲:警惕 KPI 和流程》刷爆朋友圈。 (关注唯物公众号(ID:okweiwu)即可查看原文)

文章中张小龙介绍了自己对于微信团队越来越大,在这个过程中可能的“组织化”行为方式的引入会降低团队整体敏捷性的担忧。为此,张小龙向内部同事推荐了《人类简史》一书,这本书中介绍了在原始社会,由于缺乏语言交流工具,村落团队内部最多只能维持在150人左右。而现在,整个微信团队的内部员工已经达到1500人,如何保持“小团队”应有的创造力?围绕这一点,张小龙给出了自己的思考。

(人类简史封面截图,温馨提醒:人类简史有多个版本,别买错了)

一直以来,张小龙都是以一个超级产品经理的身份为人所熟知。作为微信的缔造者,张小龙习惯从书本中获取对世界、人性的认识。在一些公开场合、还有比较私人的饭否博客上,张小龙曾多次根据他所阅读的书籍里的内容展开有深度的思考。那么,除了《人类简史》之外,张小龙还读过哪些书?对于这些书又有怎样的思考、评价呢?

《怪诞行为学》

本书作者为丹·艾瑞里,本书主要介绍生活中一些莫名其妙举动的背后都有经济力量的作用。作者用用轻松幽默的方式告诉我们这些行为背后究竟是为什么,又该如何改变。对于此书,张小龙点评:

丹·艾瑞里在《怪诞行为学》中,用大量的历史案例与实践经验证明:在很多时候,不是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影响市场价格,而是市场价格影响了消费者的预期,进而影响购买。

《史蒂夫·乔布斯传》

张小龙是乔布斯的“拥趸”,这个不是秘密。所以对于这本史蒂夫·乔布斯唯一授权的官方传记,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第一时间阅读。

内部传言, 张小龙会要求他的产品经理人手一本《乔布斯传》。张小龙曾多次在饭否上分享他看本书过程中的一些想法,比如:(请忽略英文单词大小写错误问题,张小龙就是这么写的)

“有些傻逼用的的方法很傻逼。比如jobs,当他最终决定iphone不能换电池的那一刻,他突然怀疑这个决定是否太傻逼了。但话已出口,不能收回,因此他只能用更傻逼的方法来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那就是让iphone成功。他做到了,以此证明了他人是更大的傻逼。”

他将自己看成个艺术家,这使他对设计的激情不断地增强。80年代早期设计初代麦金塔电脑时,他不断强调,设计应该“更加友好”。这个理念,与当时电脑硬件工程师的相左。他的解决办法是把Mac的前脸做得有点像人脸,他甚至把显示器上的塑料条做得薄了些,使它不会像张粗眉的尼安德特人脸。

看完《乔布斯传》之后,张小龙在饭否上评价:“乔布斯传讲的是一个色盲终其一生对色彩孜孜以求的故事。对于乔布斯,张小龙评价,

“老乔是一个自恋狂,色彩偏执狂,形状偏执狂,玻璃偏执狂,暴躁偏执狂,迪伦偏执狂,披头偏执狂,反媚俗偏执狂,套头衫偏执狂,封闭偏执狂。”

《女人的起源》

张小龙习惯去研究产品、以及产品背后的人性,尤其是女性群体。对此,他曾在饭否上表露过微信产品的用户战略,那就是先吸引女性用起来,再来带动男性使用。

“appstore上那些排名上串很快的“划去外衣”类软件,虽然上得快,但是掉下来也很快。我们不想这样,所以我们的策略是,吸引女人,先让女人用起来,再让她们去带动男人。”

基于对女性用户的研究,他还在饭否上引用过《女人的起源》一书中对于人类进化的描述。

“有一段时间,由于地球炎热,类人猿从陆地转而长期生活在海滩里避暑,导致,头发长长,便于婴儿抓握;婴儿抓握力大;男人的头发没有用处因此秃顶;体毛褪去以减少水中阻力;皮下脂肪长出;大拇指和食指之间出现鸭蹼;最重要的是,在浅水中为了便于移动而导致了直立行走。《女人的起源》 ”

本书从女性的角度对人类的史前史做出了推测性的重构,内容极富革命性和破坏力。张小龙对此书非常推崇,曾在腾讯内部的分享演讲中推荐这本书,他说:“如果你们对女性的心理研究不透彻的话,你就损失了一半的用户。”

《性别战争》

这是一本讲述生物性行为各种进化模式及当代生物各大进化理论的学术著作,书中的动物们向博士倾诉性爱生活中的种种困扰,博士将融合了生物进化方面知识的回答,为动物们解疑答惑,把关于性的进化生物学写得生动灵活。对于这种另类的介绍方式,张小龙点评“性别战争看得人很欢乐。”

《黑天鹅》

本书介绍生活中随机性事件随处可见,在资本市场也是一样。人们总是以自己有限的生活经验和不堪一击的信念来解释不可预测的事件;即便是精于算计的专业人士,也难保不被随机性愚弄,其实我们应该做的是顺应这种不可知的未来。对于本书中的一些观点,张小龙表示了认同。

“《黑天鹅》里总结得太好了:人有天生的归纳能力来将复杂事物模型化。但这也导致人的认知误区,没有见过黑天鹅就认为天鹅都是白的。”

“《黑天鹅》让我知道我是如何被我的经验和直觉所愚弄了。”

《失控》和《科技想要什么》

张小龙对于KK (凯文.凯利)的书也是极为推崇。在饭否上,他多次提到《失控》和《科技想要什么》两本书里的观点。甚至有说法提到,张小龙在面试产品经理的时候,会把是否读过《失控》作为合格的前提条件。张小龙曾说过:“ 如果做互联网产品的不看一下这本书(《失控》 ),我认为知识是不全面的。他从生物学、社会学的角度描述了一种群体效应,总的来说,结论是群体的智商低于个体智商。”

在饭否上,张小龙曾提到:

“KK在《失控》中描述道,把人关进黑屋子里一天,人就会因为感知不到现实世界而使头脑胡思乱想而疯掉。这让我陷入了沉思,俗称胡思乱想。 ”

《自私的基因》

这是一本有关社会学方面的科普书籍。 对于此书,百度百科给予了这样的评价:“道金斯(作者)在《自私的基因》中的突破性贡献在于,把根据自然选择的社会学说的这一重要部分,用简明通俗的形式,妙趣横生的语言介绍给大家,这是第一次。”为了找这本书,张小龙翻遍了当当,最终却没有找到。看完这本书后,张小龙深受影响,以至于在饭否上说到:

“〈自私的基因〉搞的我看神马都是用基因自私理论来分析。 ”

“想法如同基因,有生存价值的想法最终会取得传播的胜利。这是《自私的基因》里关于文化基因的观点。”

除了以上一些书籍之外,张小龙还有提到自己读过的《演化:跨越40亿年的生命记录》 、《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 《异类》、《不自由的公司》等书籍。不过,他还提到到过两本与李开复相关的书,《世界因我而不同》和《微博改变一切》 。对这两本书,他更多的是调侃:

“ 《世界因我而不同》,这个自夸太厉害了。以后我的传记就这么起名鸟。”

“开复竟然写了本《微博改变一切》的书。我很佩服他竟然能就微博写出那么厚一本书出来。”

看完以上的整理,想必大家和雷锋网一样,对张小龙爱读书的习惯印象深刻,但是他本人却不以为然,有饭否记录为证:

“昨天一众同事说我博览群书,我很惭愧,心想,其实是你们丫的一年到头都读不了两本书,读的一本还是机场买的。”

读书少,果然是要被嫌弃的。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