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2月

魅族推Super mCharge快充技术,20分钟充满一部手机 | MWC 2017

雷锋网消息:MWC 2017已经过半,首次参展的魅族也在今天召开了发布会,不过魅族此次并没有推出任何产品,而是推出了新一代快充技术——Super mCharge。

据魅族介绍,Super mCharge比一般的快充快3倍,20分钟内能够充满一部电池容量为3000mAh的手机,这个速度不仅远超上一代mCharge技术,也远超目前适配最广泛的QC 3.0快充技术。

Super mCharge采用了11V * 5A的方案,最高充电功率可达55W。5分钟可以充电30%,10分钟充电60%,15分钟充电85%。据悉,魅族采用了电荷泵技术:两组电路,直接输出一半电压。其转换效率高达98%,比高通的QC 3.0和OPPO的VOOC的效率都要高,解决了因低效率而引起的充电发热问题。

魅族还引入E-Mark智能安全芯片,可以做到800次循环充放电后依然拥有充足容量。为了进一步增加安全性,魅族还提升了专用数据线的规格,最高可传输160W的电力,相比55W高出近三倍。

然而和OPPO一样,魅族也没有公布Super mCharge商用的具体时间表,因此这项技术未来会搭载在魅族的哪款产品上目前还不得而知。


雷锋网

产品经理的商业视角:共享单车真的会盈利吗?


恰好今天,团队中的一位运营同学问了我一个问题:共享单车真的会盈利吗?我通过产品经理的商业视角,进行了一遍完整的分析。后来,我进行了完整的总结,觉得可以尝试通过这个问题,来分析一下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从产品经理的视角看看一家公司的发展路径可能会如何。

在最近写过的两篇文章中,我相继谈了一个相同的话题:作为一个产品经理,一定要尝试学习进行商业模式分析,否则很容易沦为一个单纯的产品设计者。时间久了,产品经理很容易陷入到“我只关心我做的产品的KPI是达到了没有”这种短视思维模式。

作为产品经理,无论是用户产品经理,数据产品经理,或是商业产品经理,我们关心的不仅是用户价值,数据分析工具好不好用,或是广告投放平台的策略,还应该尝试关心自己所做的产品在整个公司体系中的价值,我们需要的不仅是产品设计方法,还需要一些产品思维方法论。

在我的一篇文章《人工智能「风口」,先行者为什么是搜索引擎?》中,我尝试通过分析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来陈述其商业模式延展的未来中,人工智能是其毕竟之路,而非单纯的押宝行为。

共享单车已经成为过去一年绕不过的一个关键话题,无论各种模式的分析和猜测,往往都是立足于用户端、投资人端来思考的,期间很多八卦满天飞,很少有人去认真讨论其背后的商业模式。此前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玮在一席演讲时表示,如果做失败了,大不了做了一件公益。这个言论更是让共享单车盈利问题变得扑朔迷离。据统计,18家共享单车玩家已经完成超过30亿人民币的融资,可是看起来运营成本如此之高的共享单车,真的有盈利可能吗?

首先声明:我认为共享单车可以盈利,但我会先分析不可能盈利的模式,再分析可能盈利的模式。

四种常见模式,让共享单车盈利变为不可能

我们通过总结共享单车所有可能的盈利模式,认为其中的四种模式让共享单车盈利变为不可能。

单边交易模式

今天还在路上跑的各种共享单车,所使用的都属于单边交易模式:用户扫码开锁,骑行结束后自动扣费。这种模式的盈利空间是可以进行比较精准的测算的,而且天花板比较低。

举例来说。比如摩拜单车,一辆车如果费用是1500元,自然折旧周期是4年,那么每年的折旧成本是不到400元,每天大约1元。如果再算上投放、维护、损坏、偷盗等运营成本,一辆车每天的运营成本大约可以是2-3元。如果每次骑行的费用是1元,那么如果每天每辆车被骑3次,则可以打平成本,高于3次则可以盈利。

这种模式是典型的单边供需交易,不属于互联网平台模式,比较像传统的供应链模式:自行车厂商把车卖给摩拜单车,摩拜再来通过单次租用的方式,向C端用户提供租用服务,按次付费。这种模式实际上不算是共享经济模式,而是单边的租赁模式。对于摩拜而言,它获取到尽可能多的C端用户就非常重要,早期需要通过各种打折促销的方式把用户拉上来,然后培养习惯,再想办法提升每辆车的使用频率。如果一个城市里骑自行车的人只有100万,摩拜需要想办法把这100万人都拦在手里,它的竞争模式就是传统的服务竞争,争夺的只有单边用户,所以只能打价格战,只能想办法刺激需求。这种模式的天花板很低,可能一个城市只能运作到每辆车每天被骑3次,将将打平成本,盈利很难。

押金金融模式

在单边交易之外,几乎所有的共享单车平台都开启了“要使用先交押金”的模式,押金从每人99元到299元不等。

我们算一笔张,如果一个共享单车平台可以拉入1000万C端用户,每人押金200元,用户每次退回押金的平均周期是6个月,那么这个平台就可以保障在半年时间里始终保持多达20亿人民币的现金储备。这么多钱不去投资真是可惜了,如果年化率是5%,那么一年下来这个平台至少可以多赚1个亿。

这种空手套白狼的玩法,其实是典型的金融投资,无论银行、保险,或者一些互联网平台都是这么玩,而且风险很低。可是对于共享单车平台而言,这种盈利的天花板也很低。因为C端用户的上限决定了押金规模,本质上和第一种模式是一样的。这种模式可能可以帮助平台打平成本,但是指望它大规模盈利是不现实的。

双边共享单车模式

有一种假设,如果共享单车平台可以拉入足够多的C端用户,也就是说这个市场足够大了,是不是可以真正实现共享单车模式——单车不是平台来提供,而是由个人或者租车公司来提供。

1.C2C式的共享单车模式

假如C端用户足够多,摩拜或者ofo可以尝试将“密码锁+GPS”租给个人,鼓励个人将自己的单车投放到平台来让他人骑行使用,自己收取租用分利。这个方法很像滴滴顺风车。

但是这个模式有个很大的问题,单车不是汽车。我可以让别人来坐车,但我不会把车随便借给别人,或者说得更具体一点,我不会把贵重的东西随便借给别人。那么,可能出现一个情况,大家共享出来的都是一些比较差、比较难骑的车,进而也就没人爱惜这些车,市场就会越来越乱,这有点像“劣币驱逐良币”。

但仍然存在一种可能,就是我把我那价值1000元的单车租给爱惜它的人,就像Airbnb的模式,那些对骑行品质要求比较高的高端用户,他会比较爱惜我的车,而且租赁费用也比较贵,属于消费升级的范畴。但是这种模式的空间到底有多大,还需要深入分析,毕竟从广大的单车用户中挖掘出高端用户,其转化率到底多少为未可知,应用场景也和现在的共享模式区别很大,盈利空间也不好计算。

2.B2C式的共享单车模式

另一种单车共享模式,有可能是出现一些专门的租车公司,他们替代了如今摩拜和ofo的一些工作,专门来做供给和区域运营。这种模式比较像携程上的租车,一边对接租车需求的C端用户,一边对接本地的租赁公司。

这种模式在O2O时代,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城市合伙人”。本地运营单车,可以将风险从平台剥离,平台只专注于确保服务品质监控和平台本身的维护,有一些像淘宝的O2O化。

但是这种模式的运作难度巨大,本地运营最怕地头蛇跳过平台自主运营。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地头蛇的话语权特别大,自建区域平台是非常有可能的。此外,要想实现B2C模式,必须把所有的运营环节都标准化,并且确保本地化可以快速复制,这对于平台的挑战颇大。当然,这种模式一旦跑通,平台就会变轻,运营效率可以极大提高。

当然,这种模式的变现周期会比较长,参考滴滴、易到用车,就可以看到这种抽成模式的盈利空间也不会特别大。

3.C端用户增值服务模式

这种模式本来不想写的,因为它不可能在共享单车中跑通。后来想想还是写出来,我们可以一起看看它为什么跑不通。

所谓增值服务模式,指的是为一端用户提供专属的增值服务,然后让用户为增值服务买单。在这里,我们只看C端用户的增值服务可能。在国内的互联网中,最有名的增值服务非QQ会员莫属,各种特权,各种颜色的钻令人眼花缭乱,让付费用户大呼过瘾。后来的陌陌会员、珍爱网会员什么的,都和QQ会员殊途同归。它们都是为C端用户提供了专属的增值服务,然后让用户付费。这种盈利模式的空间巨大,陌陌在用户一个亿的时候就可以做到盈利2000万美金。

可是这个模式在共享单车里基本跑不通,原因只有一个,最后一公里解决的是到达问题,而不是骑什么水平的车的问题。增值服务需要给我带来有价值的社交属性,而普通单车不太存在社交属性,除非是单车发烧友,否则很难有人需要通过单车标榜自己,所以付费意愿也就不存在。

寻找到最合适的付费方,让盈利空间变得巨大

看完上面四种经常被人们讨论的模式,让人几乎大呼“共享单车盈利几乎不可能”。没错,如果始终站在C端用户的角度来看,上面四种模式都难以盈利,作为一种线下交易的场景,怎么设想都逃不开交易本身,千百年来人们几乎把所有可能的交易场景都尝试过了,所有的交易投入产出比都可以测算出来,人群也可以分出来,盈利空间大不大一目了然。

可是,站在互联网的角度,盈利不能只看交易本身,更不能只看C端用户。

盈利需要找到最合适的付费方,帮助付费方创造最大的价值,然后让这个价值为自己盈利。

举个例子。Google成立之初,尝试过让雅虎、微软等企业收购自己的搜索技术,因为Google起初的定位是“技术服务公司”。但是无论是雅虎还是微软,本身就是技术公司,何必花10亿美金买个看起来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搜索公司呢?Google当时一度很困惑于盈利模式,因为搜索怎么看也赚不了钱。后来投资人引荐施密特加入Google,担任董事长。而施密特为Google做的最大贡献,甚至可以说决定Google存亡的贡献,便是帮助Google找到了最合适的付费方——广告主。他把Google从一家技术公司变成了一个广告平台。从此Google成为了21世纪初发展最快的互联网公司。

看完这个例子,我们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Google当年的困境是,手里有大把的C端用户,可是这些用户没法付费,看起来像是在为这些C端用户免费提供技术服务,盈利几乎无从谈起。回过头来看看,发现今天的共享单车也是这个问题,手里有大把的C端用户,可是用户付费价格很低,成本打平都很难,盈利也就很难。

可是,除了这些表面的特征之外,Google和共享单车还有一个关键的相似点——手里握有所有用户的行为数据。

数据能做什么?

有了数据,我们就要问了,数据能做什么?

前段时间在朋友圈火了一家欧洲的数据分析公司,叫做Cambridge Ananlytica。这家公司的CEO曾公开宣称,他们通过数据分析,可以得出全美国2亿人口的性格模型,谁内向、谁开朗、谁是激进的右派,谁是保守的左派,他们都能分析出来。他们帮助川普进行了针对性的精准传播,从而帮助川普获选。

这个事情可能会让你毛骨悚然。通过数据建模,可以把一个人的所有都具象化出来。你喜欢什么、你家里消费水平如何、健康情况、走在路上时会不会想喝奶茶、早晨喜欢吃什么,等等,大数据都可以具象化出来。

Google在过去十几年证明了一件事情,通过数据规模化分析,可以帮助广告主过滤得出比较精准的群体受众,并进行有目的性地广告投放,从而帮助广告主提升目标用户的转化率,节约广告成本,提升广告效率。Google在一定程度上革了电视媒体的命,在国内,百度也一定程度上革了央视的命。

可是Google的数据不完善,只能细化到群体,不能细化到个人。所以转化率只能比媒体高一些,但却不能做到为转化结果负责的广告投放。比如,Google可以做到大约1000次-10000次展现,可以转化10个目标用户。这种转化率浮动空间很大,效果很难评估。如果Google可以精准到个人的数据分析,那么可能可以保障每1000次展现,就可以带来至少10个目标用户,广告的溢价空间也就变大了。这个部分的具体细节可以参考我另一篇文章《人工智能「风口」,先行者为什么是搜索引擎?》。

脑洞大开的数据盈利模式

现在数据在手了,我们尝试开个比较大的脑洞。

任何能够接触到C端用户的产品形态都能够被称作流量,过去是网页,未来可能就是人工智能+智能硬件。一个助手机器人、家里的一台智能冰箱、一个智能手环、一个智能家用机器人等等。因为这种产品变得无处不在,此时一个用户的各方面信息全部被数据化了,那么那个时候的广告投放形式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地变化,任何形式的人机交互都会变成百度的广告投放承载。曾经只能通过网页来承载广告的形式,可能会变成由一系列人机交互的智能硬件和人工智能产品来承载广告,而智能硬件的商业模式也会变化。

所以,摩拜单车或者ofo单车本身,是否就可以成为线下最后一公里广告体系的承载端?

摩拜和ofo在数据盈利模式上可能会有什么不同

看到这里,我猜你可能会有个疑问“单车怎么可能承载广告,难道要加个屏幕吗”。

现在我们尝试来具体分析一下摩拜和ofo在数据盈利模式上可能会有什么不同。

1.摩拜可能会介入到线下最后一公里支付交易

摩拜拥有的数据很丰富,因为它有GPS。它能够得到你住在哪里、在哪里工作、每天途径哪里、在哪里短暂停留过,等等。

我们举一个场景的例子。如果摩拜从丰富的数据里分析得到一个信息,每天中午在中关村骑行的用户中,大约有10%可能会在午餐后买杯奶茶。假如中关村有一家奶茶店,每做一杯奶茶需要3分钟,每小时就是20杯,每天如果满负荷工作15个小时,那么每天的最大产量是300杯,如果每杯奶茶卖10元,每天可以营收3000元。假如平均每天奶茶店只能做到1/3的销售额(考虑到人群流量的潮汐变化等因素),那么平均每天收入1000元。去掉店租、人力、物料成本等费用,每天利润500元,每月15000。如果摩拜可以帮助奶茶店进行数据分析,发现中关村所有喝奶茶的人中,大约只有10%来它的店里消费过,也就是说它还有90%的利润空间。现在摩拜说,我可以帮助你做精准的定向广告营销,但是你要给我交广告费,奶茶打个折,8元一杯,我可以帮你做到每天收入2000元。奶茶店肯定会合作,少量的广告费用就可以换来多出来的1000元,利润上涨了200%。

为什么摩拜可以做成这件事?答:腾讯投资了摩拜。微信支付已经打通了线下90%的在线支付场景,微信需要在这些场景中丰富最后一公里导流能力,从而将支付的流量做到更大。而能够为微信提供最后一公里导流的,必须是一个可以绘制人们出行数据的精细化地图级应用,这方面恰好是腾讯缺失的。摩拜帮助腾讯绘制了这张丰富的地图,摩拜创始人在一席演讲时播放了摩拜绘制出来的北上广深一天24小时的出行地图,从图中可以看出其数据量精细得惊人。

摩拜单车绘制的深圳24小时出行地图

当有了这张地图,再加上腾讯的微信支付,我上面描绘的“奶茶店创收”场景才有可能跑通。

在这里我有一个小猜测,关于为什么阿里没有投资摩拜。按理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直接竞争对手,二者的模式可谓一毛一样,可是阿里却没有高价投资摩拜。我猜测其最有可能的原因是,阿里手里已经有了高德地图,它不需要再花费如此高价投资摩拜这种风险度如此高的项目。据了解高德每天可以绘制至少2亿用户的精细化出行数据,其精细程度一点也不比摩拜差。所以,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百度没有入局的原因,毕竟百度一方面没有线下支付场景,另一方面百度还有百度地图。

2.ofo可能会介入到汽车市场

那么,ofo是不是也会走和摩拜一样的路数呢?我猜不太可能。

一方面ofo背后没有像微信支付这样的大腿,一方面ofo没有GPS,它的数据完全来自于用户的手机,这种数据在精细化程度上就差了很多。那么,ofo会如何通过数据盈利呢?

我们看看ofo背后的投资方是谁——滴滴出行。

滴滴想做汽车市场的交易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滴滴的试驾、租车,甚至保险业务都与汽车的交易和后市场相关。手里握着如此大量的用户人群,滴滴考虑的如何把这些用户一步一步变成买车的用户。在中国,有车有房是传统观念,纵使共享经济如何热闹,买车依然是年轻人不可缺失的需求。年轻人平均换车的周期,已经从5年换一次车,降低到每3年换一次车。

我们举一个场景的例子。如果滴滴有数据可以证明,在它所有的用户中(包括打车和车主),每10000人中,大约有1个人有买车的可能。现在滴滴要做的是把这个人抓住,然后趁早卖给4S点。假如4S店获取一个客源情报的成本是2000元,现在滴滴只要低于这个价格卖给4S店,就可以占领这个市场。所以,对于滴滴而言,尽可能多地把有出行需求的用户都揽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拿到尽可能多的出行数据,从中挖掘出购车需求。ofo填补了滴滴某种用户群体的空白,可能是学生,也可能是平时不怎么打车的年轻人。毕竟经常打车还是很贵的,ofo的群体可能当前消费力都不太强,要么是因为收入还比较低,要么是还比较年轻。但是,这个人群是未来的购车群体,提早抓住是有必要的。

ofo在运营策略上也印证了它期望尽可能多得抓住低消费力年轻用户群体。无论是单车成本、投放比例、投放区域选择、运营模式都证明ofo在向潜在汽车消费群体渗透。

小结

当线上流量红利消失,所有的企业都在寻找新的流量,可是有一部分企业在尝试从流量中挖掘出深层的价值,从而找寻更加丰富的盈利模式。

数据化是这种深层挖掘基础和保障,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火热也印证了数据分析的未来越来越美好。但是,并非任何数据模式都可以盈利,想要让数据产生价值,要么能够为付费方创造额外收入,要么为付费方节约额外支出,要么能够降低付费方现有的运营风险。关于这个部分我们以后再深入讨论。

作为产品经理,我们需要更深刻地理解商业模式的价值,这样才能帮助自己在工作中找到定位和未来的职业规划,也能更好地规划产品的发展。

还是那句话,对于产品经理而言,不懂得商业模式,只能是一个初级的产品功能设计者。

雷锋网按: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社区 作者@帅帅的帅 原创发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雷锋网

小米发布澎湃S1手机芯片,与骁龙625、联发科P10、麒麟650相比怎么样?

雷锋网按:本文作者铁流,雷锋网首发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日前,小米发布了其麾下合资公司研发的手机芯片澎湃S1,那么这款芯片的性能究竟怎么样呢?和华为、高通、联发科的手机芯片相比处于什么水平呢? 

一、澎湃S1性能到底如何?

澎湃S1的CPU为四核1.4G主频的Cortex A53+四核2.2G主频的Cortex A53,GPU为Mali T860MP4,基带支持5模LTE Cat6,制造工艺为28nm HPC+。那么,这个硬件配置到底如何呢?

从CPU上看,高通骁龙616、骁龙625、联发科P10、海思麒麟650和澎湃S1采用的都是ARM的Cortex A53,而且都是集成了8个Cortex A53 CPU核,差别仅仅在于主频高一点,或者低一点。在CPU核相同的情况下,相对有限的主频上的差距带来的性能影响是比较小的,可以说,除了高通骁龙625因8核主频都在2.0Ghz,且在发烧友的实际使用中赢得了“打死也不降频”的美誉之外,在CPU性能上澎湃S1与麒麟650、联发科P10和高通骁龙616属于同一档次。

在GPU上,澎湃S1集成了四核Mali T860,GPU的性能明显强于麒麟650和联发科P10。相对于华为麒麟650和联发科P10在GPU上的“吝啬”,澎湃S1显然更舍得堆料,正是因为集成了相对较强的GPU,而这也是其在一些跑分测试中能够匹敌高通骁龙625的原因所在。

在制造工艺上,澎湃S1采用的是28nm HPC+制造工艺,相比之下,麒麟650采用的是台积电16nm制造工艺,骁龙625采用的是三星14nm制造工艺。相对于前两者,澎湃S1显然处于劣势。

总而言之,澎湃S1在CPU、GPU和基带上都属于中规中矩,完全能够满足日常使用,适合在中低端移动版和联通版的手机中替代高通骁龙615、骁龙616、联发科P10等SoC。

二、澎湃S1并非一日之功

技术的发展都是循序渐进的,任何技术都不会凭空冒出来,小米要想从事研发手机芯片,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就是与一家老牌手机芯片公司合作或者合资。而国内从事手机芯片开发的主要有华为海思、展讯和大唐联芯三家公司,另外中兴微电子也是一个选择。海思是华为的全资子公司,加上华为终端业务和小米的手机业务天然存在冲突,与海思合作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展讯在被紫光收购后,又接受了Intel 15亿美元的投资,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资金上,展讯都抱上了大象腿,小米也很难通过合资或者合作的方式从展讯那里获取技术。

作为华为的老对手,中兴一贯采取跟随战略,在华为麒麟芯片在商业上获得成功之后,中兴也投资了24亿元人民币开发手机芯片,目前几款产品已经用于机顶盒等产品,加上中兴家底丰厚,以及和华为一样有自己的手机品牌,和小米存在商业竞争关系,合作的可能性也相对较小。

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联芯了。虽然大唐也曾经有做过手机,但市场份额微乎其微,近乎不为人所知,也就免去了手机产品在商业上的竞争关系。加上和小米合作的话,联芯的手机芯片就可以获得一个稳定的搭载平台,这使就产生了合作的基础。

在2014年,小米就和大唐联芯开始了技术合作,大唐电信将全资子公司联芯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并拥有的LC1860平台以1.03亿元的价格许可授权给北京松果电子有限公司——北京松果电子有限公司由小米和联芯共同投资成立,小米持股51%,联芯持股49%。

值得一提的是,LC1860就被用于红米2A手机,而且当年出货量超过500万部,全寿命周期出货量达1200万部,市场表现大幅优于华为海思早期的坑爹之作K3和K3V2,甚至已经逼平或超越了海思第一款够用的SoC麒麟910的市场表现。

随后,以联芯的部分班底为基础,加上从国内其他IC设计公司挖过来的人才,共同组成了澎湃S1的研发班底,并在2015年7月26日完成样片流片,在2016年9月26日,松果芯片第一次点亮了屏幕。

正是得益于与联芯科技之间的技术合作,使得北京松果有能力参与开发面向4G多模的SOC系列化芯片产品,并用于小米的手机之上。而外界因此传言澎湃S1是联芯的马甲,虽然未必全真,但也有一定凝结了部分联芯的技术结晶。

三、澎湃S1有何重要意义?

澎湃S1的意义有三点:

1、有利于市场营销。

澎湃S1有利于小米的宣传营销。从小米开开创互联网上的病毒营销模式之后,华为、中兴、联想、酷派等老牌厂商纷纷效法,这使得小米的营销优势大幅缩水,而在近年步步高、华为在线下渠道发力,更使小米在手机行业上颇有后继乏力之感。

与此同时,某手机大厂在营销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经常用“不服造个U”来调侃小米,这使小米在宣传上非常被动。而澎湃S1上市后,小米粉丝则可以用“小米造了,你买么”来回击友商。

而且从华为手机崛起的历程看,其手机的崛起一大关键因素就是海思麒麟芯片,荣耀6、Mate7的成功与麒麟920/925系列芯片的神助攻脱不了干系。而且采用自家芯片为华为赢得了宣传上的主动,迎合了一些有拳拳爱国之心的国人的全力支持。同时,海思麒麟也使华为获得了技术上的光环,使企业形象更加高大上。

而正如华为开创荣耀品牌复制小米的互联网营销模式。在成功研发澎湃S1之后,小米也就有了以澎湃S1为基础复制华为海思麒麟的成功模式的可能性。

2、提升与联发科、高通的议价能力;澎湃S1还能提升小米面对高通和联发科的议价能力。

众所周知,在与小米签下协议后,联发科副董事长谢清江曾向表示:“我只有2个选择,一个是含泪数钞票,一个是含泪不数钞票。”虽然话说的煽情,但从联发科的财报上看,谢清江的泪点也太低了:2016财年联发科的总营收为2755.12亿元新台币(约合60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9.2%,全年的毛利率为35.6%,净利润为240.31亿新台币(约合52.8亿人民币)。

从中可以看出,尽管谢清江自称含泪数钞票,但钞票还是没少赚的。而小米有了自己的澎湃S1之后,在议价上的优势会更大。更进一步说,如果小米能够在自己的中低端手机上全部使用澎湃S1全部替换或部分替换掉联发科或高通的中低端芯片,高通、联发科将失去一个大客户。如果展讯能从旁助攻再侵蚀联发科的部分市场,谢清江的“含泪数钞票”有可能会变成“两眼泪汪汪”。

3、有可能获得一定程度上的专利保护。

对于成立时间较短,以互联网起家的小米而言,专利门槛始终是一个大问题,比如小米在印度就曾经因专利纠纷被起诉。这对小米进军国际市场非常不利。和联芯合作,则可以和大唐电信搭上关系——大唐电信作为传统通信厂商,在通信专利上有一定的积累,而且还是TDS技术的主要拥有者,大唐电信所持有的专利能对小米在海外市场有一定保护作用。在国内市场竞争近乎于白热化的情况下,获得大唐电信的专利保护,这有利于小米扩张海外市场。

雷锋网

雷军:小米为什么要做手机芯片

雷锋网消息,2月28日下午小米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新品发布会,首款小米松果自主研发手机芯片“澎湃S1”也随之面世。

在发布会上,雷军谈到了小米为什么要做手机芯片。他表示:“芯片是手机科技的制高点,小米想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必须要掌握核心技术。”

他提到,世界前三大的公司(苹果、三星与华为)都掌握了芯片技术,小米想问鼎手机市场的话,一定要有长期投入。

雷军在发布会上还自问自答:小米有什么优势来做芯片呢?他表示,手机芯片的确是集成度最高的元器件,他三年前请教了不少专家,得知做手机芯片,十亿人民币的投入算起跑。

但他认为,小米的优势是,“小米已经拥有了大规模手机出货量,有机会把手机和芯片一起做。从三年前开始做手机芯片,已经有出货量的基础。另外,更重要的是人和团队,小米汇集了一帮有十多年手机和芯片研发经验的人。”

2014年10月16日小米成立松果电子,2015年7月26日完成芯片硬件设计并做第一次流片,2015年9月26日松果芯片第一次点亮屏幕,雷军称,“那天晚上,我心澎湃”。这大概也是芯片叫“澎湃S1”的原因。

澎湃S1是一款可大规模量产的中高端芯片,拥有8核64位处理器,主频高达2.2GHz,Mali-T860四核图形处理器,14位双核ISP处理器。

第一部搭载S1的是小米5c手机。

雷锋网

澎湃S1:小米发布首款芯片,雷军回溯28个月的心路历程

雷锋网消息,2017年2月28日,小米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发布第一款自主芯片澎湃S1。

小米称澎湃S1定位为中高端,由小米全资子公司松果电子研发,历时28个月。澎湃S1采用8核心ARM A53大小核架构,其中4核为2.2GHZ A53,4核为1.4GHZ A53。

雷军回忆说,澎湃S1研发历时28个月,2015年7月进入流片阶段,2015年9月基本调通芯片的基础功能,此后顺利步入量产阶段。之所以选择中高端芯片,雷军说,当时国内已有不少公司在入门级芯片做得非常好。

目前仅从硬件判断,8核A53架构相当于MTK Helio X10的水平。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