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大讯飞执行总裁胡郁:关于硬件合作方选择、砍掉伪需求AI产品线,我想谈几点

近日,由MIT Technology Review评选的全球50大最聪明企业榜单出炉。在今年的榜单中,英伟达、亚马逊、英特尔、IBM、苹果、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全球多家知名企业均榜上有名。科大讯飞首次上榜名列全球第六,在同期上榜的中国公司中位居第一。

就在第二天,科大讯飞也在深圳举办了智能硬件新品发布会,全新产品MORFEI麦克风、二麦DSP芯片降噪方案及光学麦克风在会场中正式亮相。

会后,雷锋网与科大讯飞执行总裁、消费者BG总裁胡郁进行了一场对话。胡郁谈到自己对市场上多个AI企业开放语音交互方案这一趋势的看法、选择硬件厂商合作方的标准以及统筹人工智能产品线的经验与感受。

雷锋网:从科大讯飞研究院院长到现在统筹整个消费级产品线的消费者BG总裁,在如此大跨度下,您个人经历了哪些自我转型?

胡郁:这个过程中,转型其实还蛮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思考方式的转变,不能像过往一样单从技术角度去思考问题,而是更多要从商业模式、商业生态角度切入进去考虑。

除此之外,期间我也对技术的本质也有了新的认知:现在我自己不仅要考虑把技术打磨到多先进,还要从宏观角度去考虑我们重点研究的技术能够给客户带来什么,能给最终用户带来什么样的体验。这是职责转型中的最大差别。

第二方面是需要协调的层面和范围不一样,以前做技术时,我对战略的考量主要是在想整合哪些技术资源,但自从负责消费者产品线后,整个战略如何设定?采用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和产品?这些层面和覆盖范围上的工作,与过往完全不同。

第三个就是跑客户、出差的时间明显增多不少,各个层面的事情都要去统筹。

雷锋网:根据您管理To C产品线的经验,这过程中有哪些AI产品和功能是真实的需求,哪些是伪需求?

胡郁:首先,真需求一定是用来满足用户刚需行为的功能。虽然Echo现在卖的很好,但调查后发现,大家真正用得比较多的工具不过是设个提醒、查个天气等等。之前亚马逊大力推的Echo语音购物功能并没有做起来,为什么?当用户用语音交互的形式去买东西时,会发现里面各个环节和场景挺麻烦,还不如直接在屏幕操作来的方便。

为什么我最近一直在强调语音交互要和视觉呈现的原因,因为用户在面对没有视觉呈现的情况下,你获得的信息不够,这时候很难完成一些复杂的操作。所以有些功能和场景都是我们自己凭空想出来的,直到真正投入实际使用时却发现用户的思维与行为习惯并不是产品设计的那样。

那么真需求是什么?是要能接地气的,知道最终用户需求,特别是能满足现在80后、90后需求的功能和产品。把握这些人使用消费级AI产品的习惯,是我们讯飞乃至整个行业现在比较欠缺的。

所以我在这一点上,采用了以下方法:

为什么讯飞现在要跟很多开发者合作,因为开发者来自各个行业,不同人懂得不同的产品。他们所处的场景和所做的业务面很广,一些开发者开发的东西,虽然覆盖的受众范围可能不是很大,但经过实际使用后发现其实都是刚需。通过跟开发者合作,我们能够看到哪些功能和需求是实在有用的。

第三方开发者本身就是一个大群体,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理解为他们就像你的同事一样在帮你想需求、想场景、想落地,。一个公司的能力有限,尤其是To B型企业它很难去深入了解多元化的群众,而开发者却可以真正接触用户,接触产品,从而提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雷锋网:你们在现有的产品中,有砍掉过哪些伪需求功能?

胡郁:其实灵犀语音助手中的伪需求案例还是蛮多,我们曾尝试过用语音的方式购票,但后面发现行不通,因为购票不仅仅要涉及到订票的过程,还要查询其他情况和历史记录等一系列的事情,碰壁后,我们后续也决定这类功能就不要再去做了。

雷锋网:上周腾讯公布了语音解决方案“小微”,据说百度在下个月也会对DuerOS进行大升级。在这种大环境下,讯飞下半年的战略优先级是加大力度打磨技术和产品呢,还是说去扩大商务合作范围,多谈一些大的硬件厂商?

胡郁:我的想法主要还是要打磨技术和产品。

其实现在市场上有很多语音交互开放平台,但关键点在于你有没有让开发者和最终用户感受到超过门槛的体验。以这次发布会为例,虽然新技术、新产品在现场演示过程中表现力很酷,我们的很多技术在行业内确实比较优秀,但真正要达到操作起来非常方便这一水准,我认为还是有些差距的。

所以我一直觉得首先要去打磨产品、打磨体验,讯飞还有很多事要去做。

其次是,我们要找合适的合作伙伴。不是每个合作伴都有耐心跟你一点点去磨产品、磨技术、磨体验,讯飞要找到一些能够耐得住性子的合作伙伴,把我们的技术用到最好。

合作伙伴在精而不在多,也不在于有多大,而在于互相双方能够很好地去配合。只有选好合作伙伴才能把产品思路和路线摸索出来,最终给消费者提供最好的体验,同时用这种方式去发展更多合作伙伴。然后再根据用户和合作方反馈,去反哺、优化我们的技术。

雷锋网:那么在跟重要硬件厂商合作时,你们主要看重对方的哪些要素?最近DuerOS和HTC战略合作,看到竞争对手和大厂合作,你们有没有一些战略和行动上的举措?

胡郁:我们2014年就跟华为签了战略合作,把语音交互技术应用在华为手机中。根据我们这么多年的合作经验来看,语音交互系统在不同产品中爆发,是分时间段的。

不是说你做了什么很前沿的方案,跟哪个知名厂商合作,它就能做起来。语音交互系统在手机产品中的应用,现阶段并不能排在最前面。

根据我们的观察,现在的优先级是电视、机顶盒和冰箱,再到手机、机器人,最后才是VR。与硬件厂商的合作重点应该以产品类型为轴,而不是以厂商大小为轴。

科大讯飞以前也跟不少大公司签了战略合作协议,但具体的推进力度,还是要按照对方产品属性与AI可完美结合的Timing来,先集中精力推动最有可能取得突破产品线。如果你有观察的话,会发现我们最近跟运营商在机顶盒等方面的合作动作很大。因为现在就是这类产品与AI相结合的最佳时机。

雷锋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