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想商用?那么,问题来了……

婚姻领域有一个著名的蠢问题叫:“女友和丈母娘同时落水,你先救谁?”

这个问题放到无人驾驶汽车上等同于:

 “假如一辆无人驾驶卡车突然转弯,这时前方左侧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而右侧是几个正在散步的人?请问,这时汽车该撞向哪一侧?”

 “同样是上述的那辆汽车,只不过左边变成了安全系数高的沃尔沃SUV,而右边是Mini Cooper。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撞向哪个?”

 “还是这辆汽车,它的前方左侧是一个带了头盔的摩托车手,而右边是一个未带头盔的摩托车手,那么又该如何选择?”

 怎么选都不对

 细想一下,上述的问题怎么选其实都有质疑的空间:选择撞一个人而不是一群人似乎更合理,可有人会问你怎么确定那一个人的生命成本可以由数量来定义;选择撞更重更安全的沃尔沃,有人则会觉得这是鼓励大家去买更不安全的车辆吗?选择撞向戴头盔的车手,有人则会觉得这是鼓励大家不戴头盔吗?

对于设计无人驾驶程序的工程师们来说,这本来只是一个优化问题。他们可以设计出机会成本公式,赋值,得出不同选项的预期成本,然后选择最低成本的那个。可优化逻辑不也需要合理的理由吗,如果给不出来,那么如何说服人们选择购买它呢?

 正因“无人”,才更麻烦

 对于驾驶员来说,他们可以在危机瞬间决定选择,后续问题就交给保险公司和交警部门了。但这辆倒霉的汽车可不能随便选,只因为它的身份是:无人驾驶汽车。

 人们在心中似乎预设了一个逻辑:人是非理性的动物,因此犯了错误也是可以被原谅的。而机器是理性的,他们犯错误可不那么容易被原谅。

 无人汽车的问题也正在于此,人们都把无人驾驶汽车当做一台智能机器,没问题时一切好说,但一旦遇到遇到上述麻烦,那么这辆汽车不管如何选择似乎都会被责问声淹没。

 当没有实际对象承担无人车犯错的责任时,人们自然会望向它的生产者。但是,指望新技术盈利的厂商们可不愿背负这些,不然,赚钱不成,大众谴责和法律责任倒是如山而来。

 一旦厂商们不愿意使用无人驾驶技术了,那么谁又来为这个烧掉巨额研发费用的技术埋单呢?

也许还没到这一步

不过对于连影儿都还没见到的无人驾驶汽车来说,当务之急也许还没到伦理层次。据清华大学人工智能专业博士、百度无人驾驶汽车项目研发成员张天雷向智驾君表示,目前无人驾驶的研发尚有许多技术问题还未得到解决,因此,纠结于伦理问题显得有点早,技术层面都还没成形,遑论道了。

当然,大众舆论领域对于道德问题的争论是不会停止的,转基因技术、智能机器人都在遭遇同样的诘问。在无人驾驶汽车面世前,那些做好了准备的厂商们,还真得好好琢磨琢磨,如何在未来少挨一点骂。

雷锋网

【科普】谷歌缘何遭遇反垄断大棒

当年在美国司法部调查微软不正当竞争案件时站在政府监管机构一方的谷歌可能也想不到十年后自己也成为政府反垄断枪口下的靶子。11月27日欧洲议会通过的要求欧盟加强对搜索引擎市场监管的议案虽然只是一个姿态,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这一议案通过的背后,谷歌在全球搜索引擎市场的垄断地位正在给这家科技业巨头带来越来越多的麻烦。

垄断是人类文明进入商品经济时代后在各种行业普遍出现的现象。在经济学领域,垄断是有多种分类的。普通大众所理解的“垄断”一般是一家企业占据了某个市场绝大多数的份额的情况;但在经济学层面,只要市场不是完全竞争市场——亦即市场上所有的产品都没什么区别,价格基本相同,没有任何厂家能够比别人获得更高的利润率,那么这样的市场就是垄断竞争市场。比较典型的情况是市场上有少数几家份额接近的较大的企业,例如桌面GPU市场的Nvidia与AMD、日化用品领域的宝洁与联合利华、高档轿车品牌宝马、奔驰和奥迪等。这些情况都叫做寡头垄断竞争:各家生产的产品各有特点,都获得一定的市场份额并且有不错的利润率。

当市场上有多个竞争者并且他们没有联合起来控制市场价格时,这样的市场对消费者和整个社会都是很有利的。在较为公平的市场环境下,某种商品市场最终的竞争者数量一般取决于商品生产的规模效益:很多情况下大型企业的生产效率要高于小企业、小作坊,生产同样水平的商品前者的成本更低,所以竞争力也更高。像是高档汽车、桌面GPU这样的市场在初期往往有十几甚至几十家企业参与竞争,但最后经过兼并、淘汰,只会剩下两三个大玩家。这就是规模效应带来的结果。

在某些特殊的领域,规模效应是如此突出以至于整个市场只有一家供应商时产品的生产成本才会达到最低。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城市自来水供应:一座城市只有一处水源时,在水源地建设一座大型处理工厂并向全市铺设管道要比建设多座小工厂、重复铺设多套管道系统的效率要高得多。这样的行业被称为自然垄断行业。

企业总是倾向于获得更高的利润,因此各种垄断市场的参与者都有谋求不正当利润的冲动。寡头垄断者经常会试图联合抬高市场价格,这样几家大企业不需要残酷的竞争,只需协商好一个较高的商品定价就可以舒舒服服赚取高额利润;自然垄断行业的唯一垄断者更容易抬高市价来赚钱。显然,无论是哪种情况最终受害的都是消费者:他们被迫为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只因自己没有其他选择。多年以来,各国反垄断机构主要审查的就是以上两种行为。

隔上几年就会有大企业因为串谋提价或者肆意利用市场支配地位而被罚款并责令改正。例如韩国的几家显示屏生产企业之前就因为多年前合谋操纵面板供应价格而被多国监管者处以巨额罚款,等等。另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是垄断者利用自己资金、技术和既有市场地位的优势采取多种措施排挤弱小的竞争者,典型例子就是当年微软在Windows系统中捆绑IE浏览器并推行IE的私有标准,导致对手网景公司最终一败涂地的故事。微软在浏览器大战取胜后一度甚至解散了浏览器的研发部门,全球互联网因为IE6的庞大份额被拖了几年后腿,直到移动设备兴起这一影响才逐步消除。因为浏览器、媒体播放器捆绑以及操作系统的高额授权定价等行为,微软与多国司法部门陷入了旷日持久的诉讼战,最终也付出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罚款,甚至一度面临企业被拆分的危险。

从成立之初就以“不作恶”为信条的谷歌,早年就一直反对微软在操作系统、办公软件等领域的垄断行为。谷歌控制搜索引擎与网络广告市场之后一开始也确实不像微软那样屡屡搞一些小动作。然而随着企业规模越来越大,对互联网的影响日益加强,谷歌还是免不了走上自己当初坚决鄙夷的道路。2011年,美国司法部调查发现谷歌在知情的情况下刊登违禁药品销售广告,公司高层虽然知道这样的行为的不良后果,但依旧默许销售人员接下违禁客户的单子。最终在详尽的证据面前谷歌认错,同意支付高达5亿美元的罚款并撤下违禁宣传内容。2013年美国政府棱镜计划曝光,谷歌被发现同政府秘密合作侵犯网民隐私,公众形象也大受影响。

此次欧盟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涉及的项目较多,包括谷歌对用户隐私权保护不利、在搜索结果中优先展示自家服务、可能利用移动操作系统的优势推广自家产品等。虽然调查遭到诸多批评,认为欧盟不过是嫉妒美国企业的领先地位并且以罚款的方式增加税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谷歌在欧洲搜索引擎、移动操作系统的市场占有率都远高于美国,其对欧洲市场的控制力比对北美市场的要强许多。加之棱镜计划威胁到欧洲各国的国家安全与公民隐私,欧盟的反应算不上过激。

诚然,科技产业的更新换代周期很短,市场领先者很容易被后来者在新的技术领域超越。IBM当年败给Wintel联盟、微软在搜索引擎与移动设备市场输给谷歌和苹果、Facebook在社交网络的迅速崛起等案例都证明,对垄断科技企业最有效的打击是科技发展本身。然而这样的事实并不意味着对垄断者的监管就是毫无意义的。即便一家肆意利用市场支配地位打击竞争对手、赚取高额利润的科技企业最终会被击败,其在巅峰时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旧会给消费者和社会带来损失。即便反垄断监管机构常常被各种政治目的与不怀好意的企业所影响,但是他们的存在与他们的监管行为还是能让试图搞小动作的垄断者心存畏惧。

今天欧洲议会的决议并不会让谷歌被拆分,但是这样的决议对其是很好的警告。现在的谷歌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年轻的创业企业,它的行为越来越显现出巨头的傲慢。如果这样的趋势不被遏制,终有一天搜索引擎和移动操作系统市场会出现又一家类似当年微软的“老大哥”。毕竟对于企业来说,利润永远是最基本的原则。指望企业总是自觉为社会利益放弃自己的利润是不现实的。

西方国家的反垄断案例对中国也是很好的参考。中国的互联网市场还没有特别严重的不正当竞争现象,BAT三巨头在各自领域的优势地位都时时在受到威胁和挑战。但如果有一天哪家巨头在摧毁了所有竞争者后开始肆意妄为,其行为就应该及时受到制裁以避免社会损失。此外,对国有垄断企业的监管更应该重视,毕竟它们对中国民众的生活影响最大,控制力也最强。如果只对民企、外企的垄断行为睁大眼睛而对国企的不正当竞争现象视而不见,这样的反垄断体系也就没有太大意义了。

雷锋网

Wolf灯是一款社交型自行车灯

54786e4309173.jpg

一般自行车都装有尾灯,在夜骑的时候保护安全。但如果有人同时骑车跟在另一辆车正后方,尾灯会很刺眼。而这就是Augur发明自行车灯Wolf的原因,它们能与同类联系,让灯光变暗,让人不觉得刺眼。

Wolf灯包括一个前灯和一个尾灯,之间通过加密的无线电相互联系。尾灯可以探测到后面3米内车手的前灯。随车携带的软件计算出与后车的距离,以及后车接近的速度,并根据结果降低尾灯输出,让后面的车手免于刺眼的灯光,也能节约电量。

由于该系统只能识别Wolf灯的前灯,因此对使用其他品牌车灯的车手没有多少帮助。但它对晚间训练的车队,或者夫妻共同骑车的情况很有用。

54786e510364a.jpg

车灯由支持USB接口的锂电池供电,车灯有频闪和常亮两种模式,并且在输出方面有高亮和节电两档可选。前灯最大输出功率165流明,尾灯为35流明。前车灯电池在高亮下能撑7个小时,充电要1.5个小时。

目前Augur正在Ks上众筹,约合120美元。

via gizmag

雷锋网

微软Bing开始处理用户的“被遗忘权”申请

微软搜索引擎Bing已经开始移除欧洲搜索结果当中符合“被遗忘权”的条目。欧盟司法法院今年5月份要求各大搜索引擎必须删除符合“被遗忘权”的搜索结果。微软Bing7月份开始接受用户申请删除相关搜索结果。 Forget.me表示,目前申请在Bing搜索结果当中删除相关条目的用户表示,他们已经接获微软的删除报告。







cnBeta.COM业界资讯

Windows 10 build 9888曝光 有多处改进

Winbeta网站表示,微软已经向内部测试者和合作伙伴提供了Windows 10 build 9888进行测试。Windows 10 build 9888开始试图统一菜单外观,让资源管理器或桌面上图标右键菜单和开始菜单上图标的右键菜单一致,这种一致包括字体,文字大小等等。在Windows 10 build 9888当中,一个Win32应用程序中右键菜单式样仍然是旧的Windows8.1风格,显示,此版本是旧的右键菜单向新UI过渡的开始。







cnBeta.COM业界资讯

小米5曝光 将与魅族在高端机市场死磕到底

期待已久的魅族MX 4 Pro已经如期发布,这款手机也成为了全球首款配备按压式指纹识别的安卓手机,同时还能将价格控制在2499这个价位段,而今年的小米旗舰小米 4已经毫无优势可言。关键是,至今小米也还没有相对应的产品进行PK,虽然,之前的消息显示,小米5正在悄然研发中,其搭载了骁龙810处理器,配备的是5.7寸2K屏,并且提供指纹解锁技术,价格会突破1999元。

从业内分析师孙昌旭在微博上表示,魅族、小米明年会在高端机上进行死磕,毫无疑问后者的新旗舰也会在2499元价格段上,由此来看明年的高端机市场将竞争的异常激烈。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