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联想系创业做无人机:不管外面多喧嚣,我们愿意坚持并耐心做下去

联想系创业做无人机:不管外面多喧嚣,我们愿意坚持并耐心做下去

创业选择无人机,如果是10年前,是一条艰辛的路;如果是3年前,是一条的明亮的路;如果是1年前,则是一条生死攸关之路。创业与创新有关,更与时机有关。飞马机器人就是走在最后一条路上。

2015年2月,飞马机器人成立,方向是做无人机。这并不是一个无人机创业的最佳时间节点,尤其是他们看好的消费级无人机领域,大疆逐渐展露出行业巨头的头角,无人机行业开始在混战中死伤一片。面对这个问题,飞马机器人联合创始人杨万丽并没有表现出担忧,她说,选择无人机并不是想要跟风,而是各方面时机都成熟了,大家都把事情想明白了。换言之,我们只是做了一件我们想明白的事情而已。不管外面多喧嚣,都愿意坚持并耐心将这件我们想明白的事情做下去。

“15年2月份我们的天使轮资金到位,3月份我们就注册了公司,这个时候整个无人机行业喧嚣的不得了,热闹的不得了。但是我们为什么说依然看好无人机,是因为看好这个技术。我们这个公司叫飞马机器人,我们并没有把无人机和机器人割裂开,我们认为无人机就是机器人的一种,空中机器人,那么其中很多的技术例如运动控制比如飞控、姿态的感应,还有视觉技术等,我们认为机器人技术是未来影响人类生活二三十年的最主要的技术。所以,不管外面多喧嚣,我们愿意坚持,耐心做这件事儿。”

“从联想离开是希望打造梦想舞台”

在创业之前,杨万丽曾在联想集团任副总裁,负责联想手机的研发。2014年初,萌生创业想法的她与同为联想副总裁的陈文晖还有陈文晖的好友,现飞马机器人联合创始人朱骅,三人开始讨论创业的方向,最后选择了无人机,一方面看好无人机未来的潜能,另一方面,联合创始人朱骅在行业无人机领域,具备近8年的研发经验,有深厚的技术储备。

深圳飞马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 

联合创始人 杨万丽

杨万丽表示联想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选择创业一方面看好无人机行业,一方面是希望打造梦想平台,让年轻人的才华尽情发挥,“我们俩在联想都是VP级别,这次创业我们非常认可这个行业,就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硅谷,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讨论PC,连个定义都没有,很不清晰,最后硅谷孕育出那么多伟大的公司是一样的。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曾在很大的平台上待过,我们很感恩,现在我们想要自己创造一个平台,让更多的年轻人有发挥的才能的地方。”

其实,这里面的年轻人也包括杨万丽自己,对于研发有情节的她来说,在无人机上重新找到了兴奋感。

“你会觉得终于找到了一个平台,你终于找到一个东西,它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手机上所有东西,所有的方案都给到你了,你能发挥的东西在哪里?MMI(Man Machine Interface,即人机界面)、GUI这些方面等稍微的改动和优化,很多底层的东西都做好了,框架都打好了,你可以施展的空间就太有限了。而无人机,在我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那个时候上没有整合的方案的,所有的人都是单片机、FPGA开始做起,所有的算法都是从最底层包括可能有操作系统或者没有操作系统开始裸跑,这个东西从头开始建立起来,你就觉得这里面的发挥空间和自由度是非常大的。

当然,风险也很大,一旦走错了一条技术路线,就万劫不复了。比如这个跟踪的技术,有很多流派,有这个GPS,也有这个视觉跟踪,那个时候我们就判断清楚了,用GPS来做跟踪,不是一个真正可以达到用户门槛的技术,因为GPS信号有漂移,你用这个mark点随时分分钟会丢掉,我们是觉得计算机视觉的跟踪才是方向。就是这么一个一个对方向的判断中,你会觉得我对这个未来的前瞻做到了,我找到了方向,我可以去做,这种兴奋是难以代替的。”

在飞马,85%的人像她一样为技术而着迷。现在他们已经形成在一个比较正规的开发体系下,通过正规的IPD(集成产品开发)流程进行研发,包括遇到问题怎么测试、怎么定位、怎么解决。“研发是个很艰苦的工作、一件千锤百炼的事情,但我们乐在其中,我觉得随时都有挑战,但挑战也带来快乐。”

他们的挑战来源于一款名为J.ME的便携性小型无人机,这是他们花费一年半时间研发也是即将在11月份,与消费者见面的产品。这款产品是他们做技术的成果,也承载了他们对于消费级无人机的思考。

“我们在理解消费者需求方面有很多经验”

在联想期间,杨万丽成功推动联想手机从功能机向智能机的转型,推动联想手机从百万数量迈向年销售五千万俱乐部。手机是一个大众消费品,联想的经历让杨万丽可能比其他人更懂得消费者需要什么。

便携性、高清拍摄以及超长续航,她认为这是消费者对于无人机最为在意的。所以J.ME是一款掌上的小型无人机,拥有高清拍摄设备和画质成像系统,以及远超消费便携无人机的超长续航能力,当然还有视觉跟踪和避障。而对于飞多高飞多远,图传是5公里还是7公里,在她看来这些对于一款娱乐性的无人机来说,并不重要。“对于普通消费者第一次玩无人机的时候,因为操控不熟练或心里紧张,他们很害怕无人机在视线之外的,这会给他们带来不确定的不安全感,所以,J.ME在研发之初,就考虑了普通消费者的这个需求。”

没错,他们将用户群体定位在普通消费者,即无人机小白用户上。对于无人机小白用户来说,一个产品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杨万丽说是颜值。所以,他们同样花了很多心思在无人机的外观上。J.ME的外观设计灵感来源于熊猫,因此无人机看起来像一个熊猫的形象,桨叶设计成竹叶的样子,相信应该会受到不少人尤其是对熊猫比较热爱的人的喜爱。

其实在今年,已经有不少小型无人机出现在市面上,尤其是前不久大疆发布的Mavic,让人看到了小型无人机的突破。杨万丽表示大疆是极具极客情怀的一家公司值得尊重,只不过大疆优先关注专业玩家,而飞马优先关注入门级普通用户。而不管是大疆还是飞马,所要做的都是深耕市场潜心做产品,只有大家一起,才能把这个市场做大。另外在杨万丽看来,无人机也会随着技术的发展,从分立方案走向整合方案,而这其中的关键在于芯片。

“从无人机发展的历史来看,基本都是分立的芯片方案,我认为会逐步迈向到整合方案。为什么以前没有小的无人机,而现在有,是因为芯片带来的变化,小型化对消费市场来说会更容易被接受,我相信消费市场会进一步发展,而且我看Mavic也在做这方面的尝试,我相信大家一起努力会把市场做大。”

杨万丽表示目前因为无人机芯片需求量相对于手机还比较低,因此各大芯片厂商投入的力度并不大。在联想时,杨万丽曾成功推动联发科与联想的合作,而在J.ME这款产品中,联发科同样为他的“老战友”提供了战略性的支持,联发科专门为飞马机器人即将上市的J.ME,定制了一个芯片方案。

目前飞马机器人刚刚完成A轮融资,而下个月他们也即将发布他们的首款消费级无人机J.ME,对于这款无人机他们目前对外还甚是保密,因为当雷锋网编辑提出是否可发朋友圈时,对方坚决予以反对。因此,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这款无人机的信息,可以关注他们即将举行的新品发布会,这款产品到底是否值得我们期待?最终,还是让时间告诉我们答案吧!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