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Daydream

谷歌 Daydream 实验室:VR中学习新技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雷锋网按:在VR中,我们到底能不能学习新技能?VR中的交互学习跟我们实际操作又有什么不同?最近,雷锋网看到谷歌软件工程师 Ian MacGillivray 在官方博客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其中讲到Daydream 实验室对VR中交互学习的一些思考。雷锋网将原文整理如下。

你可以把全世界的食谱都一字不差的记在脑子里,但是要真正成为大厨,还是得撸起袖子下厨房。如果能戴上VR头盔,就有顶级大厨一步步教你如何做菜,那该多好。未来也许真有一天,我们能在全VR环境中学做一桌满汉全席。实际上,VR 可以帮助人们学会各种各样的技能。

在谷歌 Daydream  实验室,我们试图研究 VR 环境中的交互式学习。于是我们进行了一项试验:教人们制作咖啡。我们制作了教人学做咖啡的训练原型,用一个3D模型模拟了一个浓缩咖啡机,只要按下按钮、转动手柄,操作方式与真实世界的咖啡机相同。我们还做了一个非常详细的教程,然后邀请了一组用户在VR中学习如何制作浓缩咖啡。最后,每个用户都会获得一份详细的报告,评价他们的表现,包括制作咖啡的质量。为了进行比较,另一个小组通过观看网络视频学习做咖啡。两个小组都不限训练时间,直到他们能够在真实世界中制作咖啡。看视频学习的小组通常看了三遍教程,而进行VR训练的小组通常进行了两次教程。

  

我们很高兴地发现,在VR中人们可以学得更快、更好。进行VR训练的小组中,犯错的次数和制作浓缩咖啡的时间都显著减少(不过,就咖啡出品的质量来说,评委们没觉得有什么区别)。虽然一次的试验还不能说明什么,但是这些早期结果让人充满期待。此外,我们还发现未来如何更好地设计试验。下面一起来看一看:
 

首先,不该选择做咖啡。震动触感无法替代压实咖啡粉的手感。而且,当VR中有人碰到热蒸汽喷嘴,无论我们做什么样的警告提示,在真实世界中人们还是没有吸取教训,我们需要有专人在边上盯着,时刻准备着把人的手挡开。这说明对于一些技能来说,VR技术还不是很到位。VR训练只适合移动物品、按下按钮之类的输入,除非更好的追踪和触感手套成为主流。如果数字模拟与其所模拟的物品相差甚远,可能对于真正学会这些技能并没有什么帮助。

我们还发现,人们是不听从指令的。

在Daydream实验室制造的所有原型中都看到了这一点,但是在训练原型中的问题尤为突出。在控制器上写指令?那人们的手就停下来了。在背板上显示指令?面前的东西都来不及看。用语音播放?没人有这个耐心听完指令再动手。我们甚至加入了一个“提示”按钮,但是他们觉得这是作弊,一两个步骤之后就把这个按钮忘记了。最后,我们不得不把以上所有办法结合起来,而且还在场景中加上标记。我们用一个很大的绿色箭头指明用户下一步需要互动的物品,这用于测试还行。但是,我们离真正解决问题还远着,要有效地融入指令还需要大量工作。
 

用于提示的绿色大箭头

”点击控制器上的灯泡图标,可以获得提示。“

灯泡图标

红色:重置,绿色:提示

最后我们发现,要追踪每个用户的所有步骤难度太大。我们给用户提供的每一个选择,都会让教程中的路径数量指数级增加。更糟糕的是,人们不按照我们设定好的线性路径展开教程,因此我们必须把所有可能的情景进行建模。举个例子,用户有可能在磨咖啡粉之前先蒸牛奶。最终,像游戏一样建模要容易得多,每一个物品都有自己的状态。我们让系统追踪关键步骤是否完成,例如杯子里是否装有牛奶,而非按顺序追踪用户所做的所有步骤。

虽然有很多挑战,我们还是认为这是一个成功的原型:因为人们在VR中学到了新技能,而且享受了整个学习的过程。一些人甚至在真实环境中做完咖啡后,还回来重玩VR教程。实际上,当学员有了真实世界的体验后,就能更好地理解虚拟训练的环境和意义了。也许VR是引导人们学习新技能的好办法,并且人们在真实环境中尝试后,VR能帮助人们练习、巩固所学的技能。

至少,要在VR中get新技能,我们自己还得get更多新技能。

雷锋网

HTC 和联想 Daydream 一体机将基于高通 VRDK 参考设计

雷锋网曾报道,在今年五月的Google I/O大会上,Google表示将联合HTC和联想打造Daydream VR一体机。关于Daydream VR设备,Google透露的细节并不多。但现在,雷锋网了解到,HTC和联想VR的硬件基础,都是高通的VRDK。

VRDK是高通开发的虚拟现实开发套件,其可为消费者电子产品制造者开发VR设备提供基础。VRDK本身就是一个相当强大的移动头显设备,支持2560*1440 AMOLED显示屏,支持内置式位置追踪,这种技术依靠多种传感器和两个摄像头识别周围3D场景。VRDK头显是一款面向消费电子产品厂商的参考设计,高通旨在为基于高通骁龙VR硬件的VR头显制造商提供基础。当Google开发第一代Daydream头显时,就将VRDK作为自己的硬件平台基础。后来,HTC和联想相继在VRDK的基础上开发自己的VR设备。

(VRDK参考原型)

在今年的Google I/O大会上,Google展示了Daydream VR一体机的原型。相关人士透露:其使用的是相对老旧的硬件,很有可能是VRDK的旧版本,使用的是高通骁龙820芯片。现在,高通表示 HTC Vive和联想的独立头显将会使用VRDK的新版本,将使用高通骁龙835芯片。相比骁龙820芯片,骁龙835芯片更具现代化,适用于一系列的移动设备,如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而高通表示这款芯片同时也是专门为VR打造。

本周,高通透露了新版本VRDK的更多细节。

首先,Ximmerse为VR应用构建了高精度、无漂移、低时延的3DoF控制器。同时,博世Sensortec拥有BMX055绝对定向传感器,具有回旋追踪功能,其包括加速器、螺旋仪磁力计,提供“精确和高频惯性测量”,即意味着更准确和更低时延的运动跟踪。为了实现位置追踪,VRDK搭载两个摄像头,使用OmniVision OV9282图像传感器,OmniVision集成了OV9282,它是1MP高速快门图像传感器,可用于特征跟踪,能以120Hz的频率捕捉1280 x800分辨率图像,或以180Hz的频率捕捉640 x 480分辨率图像。

虽然OmniVision和Bosch是Daydream独立头显的重要部件。但殊不知,这种强大跟踪功能背后的算法,全部由Google开发。

据外媒RoadtoVR预测:HTC和联想Daydream头显能够以90Hz的频率支持2560 x 1440 AMOLED屏幕,不过目前制造商尚未透露是否能够支持。关于镜片,其透露的细节就很少了。但是到目前为止,高通只透露了VRDK使用的非涅尔式镜片,表示其可支持100度视场。

VRDK非常强大,可谓多种VR设备提供支持。但有一个问题,这些设备搭载的都是VRDK,采用的都是高通的硬件和底层技术,那会不会失去了自己的独特性呢?答案是否定的。厂商可以根据VRDK制作自家的VR头显,而这些设备在外观设计上可以跟VRDK有很大的区别。厂商可以选择应保留VRDK哪些硬件和功能,并可能添加自己的设计,以区分其他同样基于VRDK的头显。这就跟两部Android手机同样基于骁龙芯片,但外观截然不同一样。

上图就是提供了两种头显的设计方案:同样基于VRDK,但外观不同。

现在,随着VR设备的大受欢迎,VR头显设备的硬件和软件都愈加成熟,越来越多的厂商加入到VR开发大军中来,VR也越来越成为人们的心头好。未来会发展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Via: RoadtoVR 雷锋网编译

雷锋网

谷歌向所有开发者开放 Daydream 开发资格

去年 Daydream 公布后,谷歌只选择与一小部分开发者合作,针对 Daydream 开发内容应用,像此前雷锋网曾报道过的网易开发的《破晓者唤龙》。尽管该办法让能让谷歌与开发者们合作密切,在刚开始保证 Daydream 平台的内容质量,但却限制了用户在 Google Play 里下载可用内容的数量。

不过,现在这一情况将发生变化。据外媒报道,谷歌从今天开始向所有开发者开放 Daydream 平台,开发者们可按照谷歌提供的开发要求,提交自己开发的内容。显然,这个改变可能极大地改变移动VR的现有情况。

今年 CES 期间,三星方面透露 Gear VR 的销量达到500万台,而根据安卓内置的应用统计,大量的Daydream应用,有些还是由著名的开发者和发行商打造的,装机量都不是很高。大部分销量低于5000次,甚至低于1000。谷歌沉浸式设计总监 Jon Wiley 在接受极客公园的采访时表示,目前无法透露 Daydream View 的销量以及 Daydream 的用户量,只表示表现不错。

不可否认的是,谷歌正在与更多的手机商合作,将自己的AR\VR 相关软件和技术兼容到更多的消费级产品中。这对消费者来说,确实是件好事。但当越来越多的 VR 内容出现,将会存在质量方面的隐患,当然,这也是现下移动应用分发存在的问题。

但这终归能让更多的消费者知道VR。

雷锋网

谷歌 Daydream 沉浸式体验总监:我们正在研发能带来更好 VR 体验的设备

从人人触手可及的 Carboard 纸盒眼镜到 Daydream VR 平台的推出,再到最受欢迎的 VR 应用 Tilt Brush,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Google 是创新者,也是引领者。

 1月14日,在极客公园主办的 GIF 2017 大会,Google Daydream 沉浸式体验总监 Jon Wiley 发表了关于《新计算平台下的人机交互》主题演讲。以下雷锋网对其演讲内容进行整理。 

当刚开始出现计算机的时候,它就像图片里那样,像一间房子那样大。这时候使用计算机的门槛非常高。首先,你必须要了解怎么打开包括不同的电缆、电线,才能使用这个电脑。我们说人机互动,首先必须要有个人在一边,另外一边就是计算机。在最早期,其实人机之间的距离非常大,很难让人与机器共同来产生交互性的功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你已经得到了新的电脑,这个电脑已经跨越了人机的鸿沟,走向了人类。

当然,我们也要使用计算机语言,通过这种计算机语言使人们能够使用计算机,而且能够跨地域、跨国家来使用。这么长的旅程当中,每一步前行、每次革命,电脑都越来越靠近我们人类了,使我们能够产生人机的互动。

现在我们看到了其中爆炸性的发展。很多人在使用计算机,而且能够有这个能力来使用电脑,这都源于计算机越来越靠近我们,使我们能够更好的去观察和计算世界。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使用什么样的鼠标。

现在,人机互动有了新的界面。通过智能手机人机互动越来越频繁,越来越近。通过智能手机大家可以看到这是最人性化的一个电脑,比如说我手上可以拿一个手机,把它放在我的口袋里,可以用触屏的方式来使用,而不是使用一个鼠标。现在我可以通过手触屏就可以接触这个屏幕,通过软件的设置,来加强人机互动。

如果电脑越来越靠近人类的习惯,会发生什么?每个人都有手机,我们认为这是历史上最令人惊奇的一项技术革新,而且它越来越人性化,它的工作方式跨过了计算机越来越靠近人,而不是我们要学习电脑的工作方式和电脑语言。但是,它还没有真正的完成,也就是说它们已经接近最终端了。

如果要跨越人与计算机之间的鸿沟,还有重要的一步需要跨越,那就是攻克 VR、AR、MR 的人机交互。因为无论是哪一种,它带来的都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这能扩大我们的感知范围,强化我们的存在感。

我们想象一下我们平时是怎么与这个真实世界发生互动的?你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当你掉转头或者移动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周围的事物也在随之变化,这就是“人”的交互机制。而这就是 VR 或 AR 到来后,我们与计算机最理想的交互方式,让人与计算机平台之间的鸿沟真正消失,计算机也会真正的完全理解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

遗憾的是,这一点我们还没有实现,我们还处在 VR 一个很早期的阶段,但我们正在尝试。

虚拟现实能够把我们所有人连接在一起:虽然我们的身体都远离彼此,但是在虚拟现实的世界里我们是可以有无限可能的,比如我们可以在一起学习、建筑、玩游戏、粉刷房间等等。VR 的奇妙就在于它释放了我们无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当然,这非常好的硬件和软件作为支撑。我们去年推出了 Daydream 平台。最初是Google Cardbord,大家可以通过它玩儿游戏。 其实我觉得,这个VR可能并不是非常高端的产品,但是它是非常有意思的。你现在想做的、想看到的,都是可以通过这样一个纸盒实现的。

而生产高品质的VR有3点:必须有智能手机;要有头盔;内容非常关键。

这些设备都是由Google设计的,我们要做的是能够让更多手机切入,所以我们一起努力创建了Daydream,各种各样的元件都能帮我们提供VR的体验。而我们对大量的手机进行了研究,产生了很好的控制器件。

Daydream非常重要的就是控制器。因为你在体验空间当中,希望有一种能力进行交互。所以,有一个控制器非常重要,能够感觉到我就在这里,有一种存在感。它是一个3D形式的设备,是一个非常容易控制的器件。 如果我们在空间当中进行行走,能够指向一个东西,这是一个非常基本的交互应用,能够表达你的意向,搞清楚到底人们想干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

Google VR团队,不仅仅是做了移动VR,我们还充分了解这些技术的潜力和威力,了解人们在空间中是如何移动的,来最大限度的发挥它的潜力。不只是重建移动VR,还在推进一些高端设备。我们正在开发了另一个系列的产品,希望能够提供更好的 VR 体验。(完)

在演讲后的采访中,雷锋网向 Jon Wiley 询问到,Daydream 平台是否有进入中国的可能。他表示这无法确定。但他认为中国市场学习新东西的速度很快,会很快创造出更好的产品版本。现在,对于 VR 技术,不管是中国公司还是海外公司,都应相互学习,让这项技术更快普及大众。

对于微软开放 Windows Holographic 给第三方厂商,这是否对 Google 产生一定竞争。Wiley 告诉雷锋网这种竞争是好的,人们会选择自己喜欢的方案,当然他们也在研发体验更好的产品。

雷锋网

Daydream View VR头盔将于11月10日发售,都有这些可玩的

等待许久的谷歌Cardboard升级版产品Daydream View终于要上市了,时间就在11月10日,售价79美元(美国)。

谷歌在一篇博文里宣布了这一消息。一共有5个国家可以买到这款产品,分别是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澳大利亚。

初上市的Daydream头盔支持的手机只有Pixel和Pixel XL,是谷歌上月刚发布的产品,但未来它也将支持其它Daydream Ready的手机。

与Daydream一同登场的还有下面这些VR应用和游戏:

Hulu VR

YouTube VR

Google Play Movies

Invasion! (Baobab 工作室推出的VR动画短片)

Star Chart V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VR

Street View (Google)

The Guardian VR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时代华纳)

NYT VR (纽约时报)

Danger Goat (nDreams)

Hunters Gate (Climax Studios)

Wonderglade (Resolution Games)

Gunjack 2: End of Shift (CCP Games)

Mekorama (Martin Magni)

Need for Speed: No Limits VR (EA)

Home Run Derby (MLB)

Daydream是谷歌Cardboard之后的移动VR平台,它包含Daydream Ready的手机、Daydream头盔(包含3自由度手柄)。与Cardboard对手机没有作任何要求不同,Daydream希望提供一个VR体验的标准线,使移动VR从玩具步入正轨。不过就像其它Google服务一样,想要国内使用同样会遇到障碍。

via Google Blog

雷锋网

Daydream View 评测汇总:手柄加分

在 2014 年之时,Google 发布了 Cardboard VR,之后 HTC Vive 和 Oculus Rift 也发布了他们的 VR 设备。从那之后,就有许多圈外人问我:「Cardboard 也是 VR,Vive 也是 VR,为啥这俩价格能差那么多?」虽然这两者都是 VR 设备,但这两者与虚拟世界交互的方式,截然不同。

时间一晃到了现在,Google 在发布会上不仅发布了新一代「亲儿子」手机,而且也拿出了大家期待已久的新 VR 平台 Daydream 的首款设备:Daydream View。稍微感兴趣的人就会问了,这货不就是材质好一些的 Cardboard 吗?

没错,但也不完全是。Daydream View 采用的是纤维材质,使得佩戴体验得到了一次升级,并且 Daydream View 拥有 3 种配色,这是在外观上我们能看到的变化。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这次升级倒也不值得我们多花上 59 美刀(上一版的 Cardboard 顶多 20 美刀,Daydream View 参考零售价是 79 美刀)。让 Daydream View 区别于 Cardboard 的最核心要素在于 Daydream 控制器(目前还没有官方名称),在雷锋网的这篇文章《Daydream 头盔和 Cardboard 的最大不同:全在新的手柄上》里,我们详细分析了控制器的新特色,那么先我们一步上手的外媒是如何评价新的 Daydream 控制器呢?

The Verge

The Verge 方面的记者 Adi Robertson 同样认为 Daydream 控制器是将 Daydream View 与 Cardboard 区分开来的关键。他认为,Google 希望这个控制器能成为「VR 设备的鼠标」,并且要比「只能观看 360° 视频」的 Cardboard 要强得多。

尽管它没有 Oculus Rift 和 HTC Vive 甚至是 PlayStation VR 控制器那样的定位追踪能力,但其内置的传感器还是能精确地告诉我们,它的指向,在短距离内还能大致追踪用户手的位置。


如果你习惯了 Vive 或者 Touch 控制器,那么第一次上手 Daydream 控制器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有些奇怪的。相对于空间内的移动而言,它更擅长于对方向移动做出反应,所以用户最好是保持手腕相对静止,而转动手腕。习惯了之后,会觉得这个设备还不错。

Techradar

Techradar 记者 Matt Swider 觉得这个和 Apple TV 控制器大小的设备很容易丢,所以会在 Daydream View 内部设置了一个用于捆绑控制器的松紧带。

这些传感器组成了一个小型化的「Wii 运动控制器」——这就是 Daydream View 控制器。它能感知你是在挥舞球拍或者控制一艘飞船。这些将会是我们最想要用 Daydream View 控制器玩的游戏。Daydream View 和控制器都很便携,但唯一的遗憾是,它们只和新手机(支持 Daydream View 标准)的兼容。

CNET

CNET 的记者们尝试过了 Daydream View 之后,感觉其舒适度很棒,同时也为这个小型控制器的精度而感到惊叹。

Daydream View 本身并不具备 Vive、Rift 以及 PSVR 这些高端头显的空间追踪能力,但它配备了一个小型的动作控制器。Google 自己表示这个控制器内置一个九轴惯性传感器,以及一个低功耗蓝牙模块。我们惊讶于其精准度和灵敏度,这个控制器很值得拿出来写写。

TechAdvisor

TechAdvisor 记者 Chris Martin 认为,Daydream View 虽然需要与之相兼容的 Android 手机,但值得一试,尤其是其控制器,绝对是加分项。而且 Google 与 J.K. Rowling 合作,开发了一款独占游戏 Fantastic Beasts,在游戏里控制器可以变成「魔杖」,这让人眼前一亮。

Daydream View 的另一项有趣且有用的特点是,它配备了一个无线控制器。它块头不大,对于一些人而言,甚至太小了。控制器通过 USB-C 充电,一次性能使用 12 个小时。它的九轴惯性传感器使得控制器追踪过程顺滑而精确。

在这些外媒眼中,Daydream View 虽然佩戴舒适,但需要更换新 Android 手机,这一点是让人由于的地方。不过小巧的 Daydream View 控制器,却拥有优秀的追踪能力,它能提升 Daydream View 的体验。也让人更加期待 Google 树立了 Daydream VR 设备标杆之后,其他的手机厂商,如三星,华为,小米,中兴等等,将会推出什么样的产品。

雷锋网

Daydream 平台大浪来袭,国内 VR 一体机厂商如何求生?

7 月已经接近尾声,但夏天的热情一如既往,不增不减。经历过资本寒冬的 VR 项目一如这夏天一般,炙手可热。如今的创业圈子里无论谁开发布会,如果不在其中提及「VR」和「IP」两个概念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处在前沿风口。

如果你此时身处上海,你也能从国内最大的游戏展上寻觅到大量 VR 相关的企业。有硬件厂商,有内容提供商,也有小型的开发工作室。就在昨天,Sony 在 ChinaJoy 上宣布 PSVR 国行版将于 10 月 13 日与全球同步上市,售价 2999 元。VR 硬件产业似乎朝着趋于成熟化的道路迈进着,但我们不应忘记潜伏在这波热浪下的巨人 Google。

Daydream 平台大浪来袭,国内 VR 一体机厂商如何求生?

在今年 5 月份的开发者大会上,Google 向公众展示了自己在 VR 领域的策略——优化全球占有率最大的移动平台 Android 操作系统,推出统一的 VR 平台 Daydream。只要符合 Daydream 平台标准的 Android 手机配合 Daydream 硬件即可变成类似于 Gear VR 样的头显。并且 Google 明确地表示,在今年秋天 Daydream 平台将会正式上线。对于手机厂商而言,这无疑是给予他们步入移动 VR 平台的绝佳机会。

然而对于国内已有的 VR 一体机而言,Daydream 平台将他们推到了风口浪尖:如果奋力一搏,找出一条合适的发展道路,那么扶摇直上,乘风破浪,也许会成为下一家独角兽企业;但若选错方向,则会被大浪吞噬,粉身碎骨。那么在这一波风浪中,这些一体机厂商都是怎么思考这个问题的呢?

鲜为人知的第一代机

说起 IDEALENS,大多数人可能是一脸懵逼,或许还有一部分人知道他们最近为了第二代设备在了他们的第二代产品 IDEALENS K2 在美日两国召开了两次发布会。但无论如何大家对于 IDEALENS 旗下的第一款设备 K1 是丝毫印象都没有的。「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想要做 VR 一体机,是碰巧做出了 120° 大视野的镜头,所以才想要说要不做一款一体机好了。之前也想做 VR,但苦于没有壁垒。但这个镜头出现之后,我觉是时候做这个了。」Idealens 创始人宋海涛博士告诉沉浸感。

上一代的 IDEALENS K1 一共出货 3000 台左右,相比于 Gear VR 百万级别的出货量而言,几乎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数字,但宋海涛并不介意,他直言根本也没打算卖太多,因为第一款产品并不是直面消费者。「我们的K1一体机主要面对的是 B 端,以及在一些渠道里有一些销售。」宋博士补充道,「在做一体机的时候,我想的不要做一款山寨的产品,你想想国内那么多一体机,大家的 FOV 都是 96° 左右,这是为什么?」

Daydream 平台大浪来袭,国内 VR 一体机厂商如何求生?

这确实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国内流行这样一种风气:如果我们对 VR 一体机有所了解,不难发现大多数都是仿照 Gear VR 式的硬件参数。体验上拼着靠近 Gear VR,交互都是侧面触控板,发布会都是在宣传众筹。毋庸置疑的是,Gear VR 确实是移动 VR 业界标杆,但当下的一体机厂家的行为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借鉴」了,引用国内某 VR 内容开发者的一句话:「其实这些厂家与 Gear VR 基层代码部分没有太大的差异,与其说是差异,不如说是说是给源代码加上了一层壳。只要把相关的 SDK 给到我们,我们再对内容进行一些调整就能直接在对方的应用商店里上线了。

所以当我们询问宋博士关于国内 VR 一体机从一开始到现在发生了什么变化之时,宋博士是这样回答的:「从开始到现在国内 VR 一体机在技术层面上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什么突破性的创新。只不过这个大环境都挺脏的——大家都在宣传我们的设备能把延时做到『17 ms』以内,甚至还有吹嘘能做到『10ms』以内的,反正这方面大家也不能真的拿去测量,当然是他们想怎么说就怎说了。所以我们在美国,日本,之后 8 月份要回国内再开一次发布会,虽然也是我们走国际化宣传路线的需要,但另一方面也是被国内的这些厂商逼的。

安身立命之本,全在核心技术和专利上

从目前市面上已有的一体机上,我们不难看到许多现在智能手机所需要的零件,比如加速计,陀螺仪以及用于渲染处理用的移动处理器等等。这也是为什么移动芯片大厂高通会对这个领域如此热血的原因之一。在今年上半年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了搭载骁龙 820 芯片的 VR 一体机登陆市场了。

手机厂家借助他们在供应链和线下渠道等多方面多年积累的优势,向三星学习,推出与自家旗舰搭配使用的 VR 设备,乘上 Daydream 平台这股巨浪可以说是顺水推舟的事情。如此一来,国内既有的这些一体机厂商岂不是只能束手待毙了?宋博士认为,必须要有能被产业界广泛需要的核心技术,并有与之相称的专利壁垒,才可以在这股巨浪中生存下去只要构筑好专利壁垒,即可在这股巨浪中生存下去。显然,Daydream 出来之后,20ms 低时延已经不是所谓的核心技术了,而剩下的核心必要技术大概就只有大 FOV 和高性价比的位置跟踪等方面了。

Daydream 平台大浪来袭,国内 VR 一体机厂商如何求生?

Idealens(虚拟世界科技有限公司),负责研发生产 VR 头显产品,光学以及定位追踪的公司。正是在光学方面的一些「侥幸」促成了 Idealens 研发自己的 VR 一体机。

「开始做的是镜头——我觉得很多东西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找出来的。然后我们越做越多,步子越走越扎实,然后有了做产品的想法,就开始与其他人开始合作,」宋博士表示,「VR 这个概念彻底火起来是 2015 年的事情了,我们在四五年前就开始准备一些专利上的东西了。用高通的话来说,这叫『核心必要壁垒』。

专利是分为实用型专利和发明型专利两种,简单的来说,二者的区别在于,一般情况下,实用型的创新性不如发明型大,并且受保护的时间较短(实用型为 10 年保护期,而发明型为 20 年保护期)但也不是绝对的,比如有一些专利只能申请实用型,且质量也过硬。不过,实用型专利的审批手续和时间要短于发明型。但无论是哪一种专利都必须要经过一定时间的审核。理论上而言,一家公司可以通过大量申请实用型专利达到「堆积专利」的目的,当然这也需要耗费相当的人力和财力。

Daydream 平台大浪来袭,国内 VR 一体机厂商如何求生?

「平时大家可能觉得专利这种东西不太重要,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尤其是新领域。这东西就像是内裤,平时可能不会秀给别人看,但如果你没有真不行。」关于专利上面,宋博士解释道,「但专利数量并不是越多越好,我们需要注重的是专利的质量而非数量。

目前 IDEALENS 已经获得了 70 多项专利,其中包括 20 多项的发明型专利。插上了 Daydream 双翼的手机厂商相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虽然在制造和供应链渠道上有着绝对的优势,但他们也许在新领域的专利布局还没有提前做好。

IDEALENS 展示给沉浸感的专利占比示意图中,光学方案占到了 45%,其次是算法层面占到了 30%,而这样的占比也体现了 IDEALENS 前期在光学研究方面投入之大,同时也将会对 IDEALENS 的商业模式起到决定性的影响,尤其是在 Daydream 平台出现后。

一体机只是部分业务,ODM 是另一部分

在各个 PC 品牌的广告中,结尾一定少不了的是那句「Intel inside」,英特尔作为一家芯片厂商,自身不生产 PC 但却是世界上最大的 PC 芯片的供应商。而宋博士将 IDEALENS 比作 VR 设备里的英特尔:「我们将来要做到 VR 设备里的『IDEALENS inside』。」为什么宋博士会以英特尔作为 IDEALENS 类比的发展目标呢?

「目前的 VR 一体机厂商能够从其他的各个方面照抄 Gear VR,然后拿着其他方案厂商现成的方案去找代工厂进行生产制作。为什么大家的 FOV 和 Gear VR 一样都是 96°,就是这方面的原因,」宋博士解释道,「我们拥有自主的光学方案与专利,已经有很多厂商来找我们谈合作的问题了。」

光学技术发展了这么多年,已经是一套相对成熟的领域了,但这只是在静态光学领域。在 VR 设备里,我们透过镜片观看静态的图像其实没有太大的问题,但问题出在运动画面上,一旦画面开始运动或者使用者头部发生位移,不合格的 VR 设备给人带来的不适感将异常的明显。而要想降低人们不适感,需要从多个方面着手,比如硬件的性能,低时延画面与预测插帧的算法,以及光学元件与畸变矫正算法的优化等等,总结起来就是画面要合适——就是眼睛看到的画面要与大脑产生的反应相匹配。

Daydream 平台大浪来袭,国内 VR 一体机厂商如何求生?

 如此光学对于 VR 方面的影响一目了然,这一方面尤其体现在处理视觉畸变上面。三星 Gear VR 的算法已经完成了 96° FOV 情况下,对视觉畸变的处理。而如果 FOV 变大,用户的沉浸感也会随之增强,但随之而来的是如何应对这种情况下的视觉畸变,这方面的畸变包括处理光学畸变和显示畸变,问题相对更加复杂。

「其他的一些光学大厂也在观望这个事情,不考虑到专利问题的话,他们当然也能做出各种镜头,但关键是他们不一定能弄清楚算法方面的问题。」宋博士告诉笔者。

众所周知的是英伟达为了扶持开发者,也推出了一套 VRWorks 的套件。作为一个芯片大厂难道也搞不定算法方面的问题了吗?这一方面我们需要了解的是,针对不同的镜片,开发套件要做不同的调整,更何况这些调整的工程量也不小。我们有理由相信英伟达能的研发能力可以做出相应的算法,但这肯定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和资金,并且英伟达是一家芯片级厂商,在光学上面的积累可能不如相关产业的公司。

Daydream 平台大浪来袭,国内 VR 一体机厂商如何求生?

所以 Idealens 在这方面的考虑是,不管VR头显整机怎么做,他们都会用自己在光学和位置跟踪方面的积累,为各家 VR 设备厂商提供解决方案。「在系统优化层面我们侥幸做到了全平台通杀,这一方面能做到的大概只有Google和我们。将来 Daydream 平台出来之后,大家都能借助 Daydream 平台优化自己的系统做到20ms以内的时延。但这光学和位置跟踪这一层面上,或许 Google未来也会和我们合作。」宋博士道,「内容开发这一方面,我们拥有自己对应的 SDK。与我们合作的设备商,采用我们的解决方案,也意味着开发者需要使用我们配套的 SDK 进行内容的开发。另外我们已经赠送设备给欧美的一些开发者了。」

IDEALENS 的这款产品存在的意义,更多是在于展示给外界看他们拥有相应的开发能力,而面向 ODM 是他们商业模式中比较重要的一环。所以 IDEALENS 的产品在面向消费者的同时,也承载着实验这家公司最新研发出的技术的使命。

雷锋网

解读Google Daydream VR,它将带来哪些影响? | 硬创公开课

今年8月,雷锋网(搜索“雷锋网”公众号关注)将在深圳举办一场盛况空前,且有全球影响力的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创新大会。届时雷锋网将发布“人工智能&机器人Top25创新企业榜”榜单。目前,我们正在拜访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的相关公司,从中筛选最终入选榜单的公司名单。如果你也想加入我们的榜单之中,请联系:2020@leiphone.com。


【编者按】本文整理自Nada在硬创公开课上的分享,Nada是国内最早的虚拟现实垂直媒体元代码VRerse.com、国内第一个虚拟现实孵化器StrongVR的创始人。

解读Google Daydream VR,它将带来哪些影响? | 硬创公开课

背景:Google在I/O 2016大会上发布了全新的Daydream VR平台,主要包含三个部分:针对智能手机的Daydream Ready认证,要求达到相应标准;发布官方的VR头盔和手柄设计,除授权第三方厂商外,还将推出自家产品;为Android N推出VR模式,Daydream Home VR桌面以及各类VR应用。

作为移动VR生态的核心,Google的上述动作会给业内带来哪些影响呢,且听Nada慢慢道来。

相比Cardboard,Daydream更像Gear VR

Daydream更接近 Gear VR,订制化,高质量,初步让人真的觉得到一个虚拟的世界里去了。Cardboard 只是google员工在20%休闲时间里做出来的试水项目而已。

解读Google Daydream VR,它将带来哪些影响? | 硬创公开课

Daydream与Gear VR相同点太多,设计语言,底层逻辑,算法,规格都很接近。基本上就是在追着Carmack的路线在走。Daydream会更统一化手机配件,但别忘了现在大部分手机里的顶尖零部件都是三星产,所以GearVR还是会拔得头筹。

Daydream给业界带来的变化就是大家(手机厂商)都开始做了。不过这是经过认证的,不是什么手机都能上的。

Google做自己的头盔是为了给行业树立标杆,类似Nexus,其实也是这些厂商代工,但是软硬一体完整控制的最佳样本是必须自己来做的。短期看内部是有一定竞争,但为了把整个生态更快往前推进,这是必要的。

手机盒子厂商继续做玩具,三星“脚踩两条船”

Cardboard非手机厂商就是玩具厂商而已,看淘宝上价格也知道,卖一波是一波。2014年,Google发布Cardboard之前我就在一次公开演讲上说过未来所有手机厂商都一定会送自己的头显。现在还没到送的那一天,不过差不远了。

三星和Oculus是两年的独家协议。去年年底时有分手的传言,后来续约了,所以扎克伯格去S7发布会站了台。对于Daydream这件事,看他们协议是如何签署了,毕竟底层系统是Android的,很难绕过去。不过,Facebook狠下心去帮三星弄他自家的tizen也不是没有可能。

从三星角度来讲,有两个软件供应商竞争是好的,但Google毕竟还得提供系统给他的竞争对手手机们,虽然一定程度上也能帮助他销售硬件零部件吧~理不清的肥皂剧关系.

三星的位置可以让他在两家中间待着见风使舵。

解读Google Daydream VR,它将带来哪些影响? | 硬创公开课

Daydream里的Google Play

Daydream Ready:Exynos和海思还不达标

对于Daydream Ready,Google的要求是屏幕低余晖,之前从小米和华为那了解,年初时谈过Google那边要求是AMOLED,SoC是骁龙820。这也会意味着Exynos和海思目前的芯片是不达标的,所以三星和华为都会出自有品牌的VR装备。不过大会上Google好像并未明确这点,未来可能有变数。

传感器应该是1000Hz 的Invensense吧。(注:Invensense主要生产运动感测追踪组件。)

一体机是炮灰,没有核心技术

大厂做一体机完全是因为自己没有系统,所以Facebook有做一体机的动机。而一体机要能卖出去,前提是出现了杀手级应用,大家愿意为软件去买硬件。Google目前没必要淌这个浑水,他有核心系统在手。 

其它小厂商做一体机只是讲故事而已,一体机的逻辑对资本最容易讲顺,但反正是炮灰,因为实际上他们不可能掌握任何核心技术。目前我们看到的国内这些一体机只是小的山寨而已,离到出现小米这种级别的还差太远。

VR的爆发点就是杀手级应用出现的时候

Daydream能推进行业发展,至少这些手机厂商的PR费用加起来就多不少,至于提高VR内容数量质量就没那么快了,尤其是国内,高质量的会引擎的人不多。

目前VR爆发还早,VR的爆发点就是就是杀手级应用出现的时候,有人会为了软件买硬件。VR的杀手级应用应该是一个网状的,总体来说是一个“我愿意在里面待着的世界”。

我觉得VR一体机也是要靠杀手级应用出现才可以的,不然卖不动。一旦出现了杀手级应用,大家会为了更好地运行这个应用买硬件。所以最有可能做出来的是Facebook,其它家要么没必要,要么就没戏。

对VR开发者来说,Daydream的发布其实不太需要关心这些东西,用心打造最好的体验才是正事,这方面的工作还差得远。


解读Google Daydream VR,它将带来哪些影响? | 硬创公开课

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