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McAfee

吸毒贩毒竞选总统,73岁安全教父 McAfee 这样花式上头条

想把 John McAfee 的人生经历拍成电影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因为脑洞再大的编剧,也编不出如此传奇的故事。

他是美国科技大佬,曾在1987年创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软件公司 McAfee,成为世界上第一款商用杀软,被奉为“杀毒软件教父”。这是西装革履的他 ↓↓↓

但与此同时,他多年嗑药,曾被指控贩毒、射杀邻居,在被警方追捕时,甚至还在社交媒体直播逃亡的过程↓↓↓

2015年,已经70岁的他宣布竞选美国总统,那时他对同期竞选的川普还是一脸看不上,各种冷嘲热讽,甚至在自己的脸书中用“木马病毒”来形容川普。

而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McAfee 在初选就被淘汰了。。。而川普则走到了最后,McAfee 当年还发出了不再考虑从政的口号。

不过,如你所料,这家伙所说的话发生了反转,近日,这位已经73岁的安全圈老大爷宣布将在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

接下来,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位狂人的彪悍人生。

酗酒、嗑药、被开除……单亲少年的逆袭人生

John McAfee 曾被网友称为安全界的 “钢铁侠” ,雷锋网编辑觉得,这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是由于他的抗击打能力和“自愈”能力,就像游戏中某个角色在快要“狗带”时,往往能奇迹般的起死回生,并杀出一条血路。

1945年, McAfee 出生于英国,他的母亲是英国人,二战时爱上了在英国驻扎的美国大兵,即McAfee的父亲,战争结束后,他们全家移居到美国弗吉尼亚州。

但这段跨国婚姻并不顺利,父亲经历战争后,因人格分裂症,成了爱家暴的嗜酒狂,迈克菲15岁那年,他的酒鬼父亲开枪自杀。

虽然父亲的去世带给他很大的打击,但 McAfee 依然以不错的成绩考上了罗阿诺克大学,而且从上大学开始就勤工俭学,依靠挨家挨户推销杂志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他的商人天赋,从那时就开始展露无遗。

然而,有了钞票的他把钱用在了酗酒上,大学四年他几乎天天与酒精和大麻打交道。

但学霸毕竟是学霸,他不仅顺利从大学毕业,还在1968年考上了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数学专业的博士。可惜好景不长,由于他与自己指导的女学生发生性关系,被学校开除,两人在不久后结婚。

离开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后,背负养家压力的他辗转来到了田纳西州布里斯托大学,不同的是,他在这里不再是学生,摇身一变成打工仔,为当时的计算机尤尼法克(Univac)的老式穿孔卡片程序做编码工作,这类似于一项打卡系统的编码工作,这段工作经历帮助他奠定了早期的编码基础。

然而稳定的生活并没持续多久,注定做不了安分程序员的 McAfee 很快就因为贩卖大麻被开除。

被两所大学扫地出门后, McAfee 凭借伪造的简历,又在密苏里州太平洋铁路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那里,他凭借之前在田纳西州布里斯托大学积累的编码基础,帮助该公司使用先进的 IBM 计算机系统来调整列车时刻表。

正是在这个期间,他的毒瘾开始越来越大,经常逃班去尝试新的毒品种类,直到某天他倒在市中心的一个垃圾桶后面。

“我当时的生活根本就是地狱。”

多年之后,他这样形容当时的生活状态。

直到1983年,在 Omex  公司工作的他发现自己办公桌上成天放着可乐和苏格兰威士忌,他后来承认他当时感到孤独和恐惧,在距离崩溃仅一步之遥的时候,他悬崖勒马,便开始向专业治疗师寻求帮助。

最后,他在治疗师的帮助之下,参加了戒酒无名会从而获得新生,并宣称从此之后滴酒未沾。

从瘾君子到硅谷科技大佬

80 年代初,McAfee 在一家叫做Lockheed(被网友称为全美最牛逼的军火商)的公司工作,那时,计算机仍是非常新鲜的事物。正是在这里,他开始接触电脑病毒,并逐渐对此产生兴趣。

电脑病毒最早起源于 1960 年代,其原型只是实验室里工程师消遣和较量的程序游戏。到了 1986 年,巴基斯坦的一对兄弟设计出世界第一个电脑病毒,并将之命名为“大脑”(Brain)。而潘朵拉的盒子也就此被开启,各种各样的电脑病毒开始在逐渐普及的个人电脑中传播开来。

当时,McAfee 偶然在《圣何塞墨丘利新闻报》上读到一些关于“Brain”的报道,嗅到商机的他立马决定自己成立公司对病毒进行反击。

1987年,他在圣克拉拉(Santa Clara)的家里创办了全世界第一家商用防毒软件公司 McAfee Associates,并找来了一些工程师和他一起设计破解电脑病毒的程序。

最终使他名声大噪的,是他公开把这款防毒软件放在网络上让大众免费使用,这样的策略为他带来了大量的用户。(说到这里,你是不是想起了老周?)

其实,两人还有一个相像之处,那就是非常懂得如何利用媒体向公众增加公司的曝光率。

由于离奇的人生经历和免费试用的策略,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媒体的宠儿,不断接受各种报社、电台、电视台的采访报道,利用这些媒体资源,他开始大肆宣传电脑病毒的危害。

1992年,病毒“米开朗琪罗”的出现更是加速 McAfee 走向成功。McAfee 称那是当时出现过的最严重的病毒,可能会感染 500 万台电脑,一些世界级的大公司纷纷开始用他的杀毒软件平台。

而实际上,只有数万计算机被”米开朗琪罗“病毒感染,但是 McAfee 却趁此机会登上了纳斯达克,一跃成为了杀毒软件巨头。

日后, McAfee 的这套“危言耸听营销”还被斯坦福商学院作为经典商业案例写进了教材。

这时的 McAfee ,彻底告别了瘾君子的形象,开始频频出席公益活动,不仅为学校捐电脑,还结合自身的经历,在报纸上做反对毒品的公益广告。

不过不走寻常路的他很快就在 1994 年从他一手创立的公司辞职,卖掉大约价值 1 亿美元的股份,那时的他还不满 50 岁。

恩,那个年代的1亿美元,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很大一笔钱了,在实现财务自由后,他开始过上低调一点的生活,开始投资房产,给一些创业工作做做顾问,或者去斯坦福大学进行演讲,甚至还爱上了瑜伽,出版了四本书关于“瑜伽精神修行之旅”的书籍,次年还发布了两套瑜伽指导的DVD。

总之,这个爱折腾的人貌似过上了不差钱退休生活,日常的照片就是美女和游艇,一副买买买、浪浪浪的架势。

但 2008 年的金融危机,让他的财富大幅缩水,《纽约时报》一份报告说,他的财富从1亿美元缩水至 400 万美元。他意识到自己无法再承担奢侈的生活方式,他的财产、汽车和飞机已经成了负担。2009年,他拍卖了几乎所有的资产,包括在夏威夷超过1000英亩的土地和他建在新墨西哥州的私人机场。

也就在这一年,McAfee 决定搬到中美洲小国 Belize,过上了远离硅谷科技圈的生活。

2010年,McAfee 在滨海景区吃午饭时遇到了正在度假的31岁微生物学家 Allison Adonizio。Adonizio在饭厅里告诉 McAfee,她正在哈佛大学读研,而她的研究课题是植物怎样对抗微生物。她对于植物化合物怎样干扰并阻止微生物进行传染特别感兴趣。Adonizio讲解道,这项事业也许可以产生一类全新的抗生素。

这个想法让迈克菲激动不已。他曾与数字世界中的感染做过斗争,现在他可以和生物世界中的感染做斗争了。

2010年,他成立了一家新公司 QuorumEx,想要开发一种新型抗生素,并在 Belize 为 Adonizio 兴建实验室和提供她种植草药的土地。

但改变医学界的伟大计划并未持续下去,McAfee 转而将脑筋动到了能够刺激女性性欲的植物成份上。在他的坚持下 Adonizio 只能配合,但也让他们的合作关系出现了裂痕。Adonizio 渐渐的难以忍受 McAfee 的疯狂行径和性骚扰,决定离开贝里斯回到美国。“自我开始质疑他的动机之后,他就变成一个非常可怕、控制欲强而且危险的人。”Adonizio 这样说。

在生物医学计划失败之后,McAfee 又卷入了制毒的疑云当中。2012 年贝里斯警方宣称 McAfee 非法拥有武器并在实验室炼制安非他命,因此对他家发动突袭检查。他认为这是子虚乌有的指控,强调自己的武器都有政府许可,但警方还是没收了他所拥有的枪支,不过,警方并未搜出任何非法药品,他也在被逮捕的隔天被释放。

此后,各类麻烦接踵而至,2012 年 11 月,McAfee的邻居 Gregory Faull 在 Belize 的家中被枪杀,而 McAfee 则因为过去与对方有所争执而涉有重嫌,此前McAfee 怀疑 Faull 因为讨厌他的狗而将狗毒死。

面对这样的指控,McAfee 否认自己犯下这起谋杀案并展开了逃亡,而 Belize 警方则对他发布了通缉令。McAfee 在逃亡过程中持续更新自己的博客,宣称一切都是 Belize 政府的阴谋,甚至悬赏 2.5 万美元给愿意提供凶杀案资讯的人。

在他逃往瓜地马拉时有一些记者帮他写报导,但在上传照片时意外让他曝露了位置,使他在当地被捕。

不过,在一连串的法律程序之后,瓜地马拉法院决定将他遣送回美国,Belize方面也未继续追缉,而把他被扣押的资产全数拍卖。

美丽的小岛并未使 McAfee 过上平静的生活,他自己也厌倦了这里,打道回府,重新出现在美国的科技圈。

屡次竞选总统,不抱成功期望

回到美国之后的 McAfee 也没消停,他又重新高频度的出现在媒体中,宣布他新的计划,而且每项计划都足够吸引大众的关注。

比如,在2015 年 9 月,他就宣布要投入 2016 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并角逐美国第三大党自由党(Libertarian Party)的提名。McAfee 主张维护个人自由和隐私,指出不能因为国家安全就牺牲个人,甚至表示当选后将组织一群黑客共同守护美国的网络安全。

在竞选过程中,对川普也是各种冷嘲热讽,最后的结局也许真不在 McAfee 老大爷的预测之中。

竞选总统碰了一鼻子灰后,大佬 McAfee 宣布他要加入一家名为“Equibit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的公司,这次不当老板,而是要给别人打工,这家公司的服务用于保证发行股票的安全,保护交易不受黑客攻击,其中使用到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

McAfee 认为,Equibit 是专注于金融领域的重量级区块链公司,他的加入是想帮助公司更快成长。

商业计划之外,他也继续攻占各大新闻版面。

比如,当 2014 年英特尔(Intel)宣布将 2010 年收购来的 McAfee Associates 改名为 Intel Security 时,他大加嘲讽。

“我对英特尔致上永远的感谢,他们终于让我和地球上最烂的软件断绝所有关系。”

而 2016 年他上任 MGT Capital Investments 公司 CEO 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公司名称改为 John McAfee Global Technologies,为了吸引媒体注意,他不惜在 FBI 要求苹果(Apple)解密 iPhone 的事件中夸下海口,如果不能帮忙解密就要当众吃下鞋子。

最近,让 McAfee 再次登上头条的是,他打破不再从政的宣言,宣布竞选2020年的美国总统,这次,McAfee 说自己参选主要是想尽快推进加密货币在美国的发展。

不过,雷锋网发现,McAfee似乎对他此次的总统竞选并不抱有期望,他发推文称:“不要以为我有获胜的机会,我不这样认为。但真正改变美国不是总统,而是选出一个美国总统的过程。”

写在最后

纵观 McAfee 的大半生,他之所以频频能吸引大众的眼球,其实还要仰赖于这个理科男对媒体的精确操作,他总是能说出一些可以直接当新闻标题的惊人之语,并把自己曲折的人生经历融入其中,能在公关操作上如此得心应手的人,实在少见。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坚定的自由主义者,可以从他参选总统的政策和多次的发言中,看出对自由权利以及反对政府扩张的坚持。

总之,这个集科技大佬、瘾君子、通缉犯、自由主义者和总统候选人于一身的人在 73 岁的时候,依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劲的“折腾能力”,雷锋网编辑也是非常佩服。

好了,狂人 John McAfee 的故事今天就先讲到这里,如果有漏掉的精彩故事,欢迎大家在留言继续补充,他的故事真的可以讲上三天三夜。

参考来源:纽约时报  《约翰·迈克菲的最后抵抗》作者:JOSHUA DAVIS

科技新报  《防毒大亨、亡命之徒和一介大嘴巴──狂人 John McAfee》 作者: 黄彦钧

雷锋网

McAfee 评价中国黑产:师父带徒弟,砍价、交定金、演示、攻击、结尾款

雷锋网编者按:岁末年关,来自国外的安全公司 McAfee 出了一份针对中国黑产从业者的研究报告,据其统计,通过对数据、身份信息、各类凭证的盗取以及网络欺诈,2017年中国的黑产从业者收入颇丰,超过了 151 亿美元,造成了 138 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并且业务范围开始“放眼”国际。与此同时,犯罪手法越来越高端,使用的“工具”越来越高级,比如通过僵尸网络、控制服务器基础设施、远程访问工具以及有针对性的漏洞利用工具等来实施犯罪,一些黑客甚至可以提供恶意软件开发和开源代码编写等有偿服务。

以下为 McAfee 的部分研究报告,雷锋网整理。想看原文的读者请移步文章末尾点击信息来源。

不依赖暗网,喜欢用社交工具组织犯罪

据 McAfee 分析,与美国和俄罗斯同行严重依赖暗网进行网络犯罪不同,中国的黑产从业者更多的是通过社交工具来进行“业务拓展”。

各个链条上的黑产从业者通过社交工具来进行联系和协作,比如犯罪团伙的头头一般会建立一个群,自己当群主,他们会从恶意软件开发者或“批发商”那里购买或获取恶意软件程序。开发人员也会在网上销售自己所写的恶意代码给下一级的黑产从业者,不过这些软件通常都有“后门”,开发者可以通过这些“后门”来随时访问自己所开发的软件。

下图是黑产链条上的各路人马。

讲究“师傅带徒弟”

建群之后,群主就开始招兵买马,新加入的人通常被称为“徒弟”,而群主则会向这些“徒弟”们传授黑客技术,比如会开设“如何制作钓鱼网站来盗号”、“如何入侵银行账号”等课程。

在大多数情况下,群主还会向所招募到的学徒们收取一定的“学费”。学成后,这“徒弟”开始成为专职黑客,但他们还会继续为群主工作,并不能马上“出师”。直到他们“成功”完成多次任务后才能顺利“毕业”,通常情况下,这些群不能随便加入,群主会对成员进行严格控制。

随着黑产可攫取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大,一些黑客也开始通过办“培训班”来增加人手,并选取表现优秀的人作为“亲传弟子”,来接受更加高级别的黑客技术培训,被选中的人,将会负责发动一些有针对性的或更加高级的网络攻击。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之后,徒弟们可以通过“实战”来积累经验,比如参与盗取银行账号和密码、信用卡信息、隐私照片、视频以及Q币等虚拟币等。

下图是黑客从事犯罪所需要的各种“原料”。

这些攻击最“热门

黑产从业者们经常是在线接活,潜在的客户可以给他们提交自己的攻击请求,其中需要包括攻击类型、目标 IP 地址、需要部署的工具等,协商完成后,客户在线支付订单即可。

在协商过程中,攻击的具体金额需要根据任务难度以及目标系统的安全级别来定。除此之外,有一些黑客群中还会通过雇佣黑帽黑客来攻击企业或政府来谋取利益。

下面是近来比较热门的攻击服务:

1.   DDoS 攻击。

2.   黑帽培训。

3.   出售恶意软件、漏洞利用工具。

4.   APT 攻击(高级持续性攻击)服务。

5.   开源软件代写。

6.   网站攻击。

7.   垃圾邮件攻击。

8.   流量出售。

9.   钓鱼网站攻击。

10.  数据库入侵。

交易步骤:砍价、交定金、演示、攻击、结尾款

一些黑客组织还会给一些技术小白客户提供24小时的技术支持,而且其服务和产品的价格是可以商量的,在价格达成一致之后,受雇佣的黑客会给客户发送一封带有详细支付信息的电子邮件确认信件客户可以通过某宝或者某信来完成交易转账。

在大多数情况下,客户需要支付一定的定金,约是总金额的50%。一旦任务成功完成,用户再支付剩下的金额。

黑客服务交易流程步骤如下:

1.   协商价格。

2.   支付定金。

3.   演示如何攻击(以证明自己有攻击能力)。

4.   开始黑客攻击。

5.   支付余额。

如果需要购买软件工具(例如恶意软件、攻击工具和漏洞利用工具包)的话,买家则需要一次付清全款。

总结

中国的黑产目前来看,主要是针对中国公民和企业。然而,越来越多的黑产从业者开始瞄准国外的网站或企业,且团伙分工明确,通过一系列机构化的指挥链,建立师徒关系来扩展其业务运作,目前这些组织者逐渐变得老练起来。他们所提供的各种工具和服务,开始越来越方便的通过社交工具来进行,并且通过在线支付更加快速的实现收益。

消息来源:Mcafee,雷锋网编译

雷锋网